欢迎光临中国 • 钟山信息网,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钟山信息网>> 文艺长廊>> 散文天地>>正文内容
分享到:
  

小巷的茶居时光

作者:班忠献 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日期:2017-11-15 10:11:54点击数:

  从2103年开始,喝酒的时间慢慢少了,喝茶的时光越来越多了。

  在南方这座湿热的小城里,夜生活最丰富的莫过于宵夜和散步了。下了班,吃过晚饭,运动、散步的人在滨江路一带如鱼贯而入尾尾游走在江边,江风渔火伴随着广场舞的慢声快奏在夜色渐浓的时候融入江边路人的心扉。

  我是这个时候爱上散步的。

  说实在的,单身那会,早上7点起床直到晚上12点才回到宿舍是常事,而且常常是醉醺醺的,以至于门口小卖部的阿姨每次都记得我回去的时间,常常把门留到十二点以后。近几年,生活进入正轨,加班不是很多的时候我都会去江边走走,有时候小跑,让身上出点汗水,想把这一身赘肉给减下去,不甘心做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油腻男。散完步之后,有时会躺在草坪上或者石凳上,让晚风拂过,倾听一曲《呼伦贝尔大草原》《成都》或者《南山南》,流水声伴随着车水马龙的嘈杂声以及着静美的乐曲声,渐渐享受一个人独处的时光,让时光静静流淌。

  月上柳梢,露水微凉,沿着小巷踱步返回。

  小巷茶馆就这样不经意间闯入我的视野。

  确切的说,并不能叫茶馆,而是茶居,30平米大的小屋,2平米大的方桌,一壶冒着腾腾热气的茶水把整个小屋熏得香气萦回,暖意融融。特别是冬天来临,窗外寒风凛冽,冰雨飘洒,屋内围炉夜话,水暖茶香,此刻,你会觉得人生得一壶茶、一老友足已。

  著名作家梁漱溟老爷子曾说,人这辈子注定要解决好三种关系,顺序不能错,首先,要解决人与物之间的关系,解决房子、车子、票子、孩子等问题;其次,要解决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即为人夫,为人妇,为人上级,为人下级,为人对手等等;最后,要人与内心之间的关系,与自己和解。

  喝茶,我理解为解决人与内心之间的关系。一杯清茶,洗涤落满尘杂的心灵,一入萦绕班得瑞静静乐曲的茶屋,那种浮躁与不安,那种总想健步疾走生怕赶不上时代步伐的节奏会随着音乐与茶香慢下来,等一等丢失的灵魂抑或信仰。

  前段时间一篇《如何避免成为中年油腻男》的文章刷屏。

  不可避免的事儿是,一夜之间,活着活着就老了,我们老成了中年。在少年时代,我们看书,我们行路,我们做事,我们请教老流氓们,我们尽量避免成一个二逼的少年。近几年,特别是近两三年,周围的一些中年人被很持续地很有节奏地拎出来吊打,主要的原因都是因为油腻。这些中年人有些是我的好朋友,有些是我认识的人,有些我耳闻了很久。他们有的是公共知识分子,有的是意见领袖,有的是相对成功的生意人。小楼一夜听春雨,虚窗整日看秋山,男到中年,我们也该想想,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男。

  不得不承认自己正朝着这个油腻男标准迈进。

  但是,所幸的是,我遇见了茶屋,遇见了收藏故事、栖息灵魂、畅叙友情、探讨文学乃至围观人生的小屋。

  一盏暖黄光色的灯下,茶屋女主人利索地烫壶,拨茶,一柱滚烫的清流注入杯底,旋起的翠绿珠叶缓缓伸展,之后徐徐沉入杯底,几秒钟,透明的水便已被浸染成一杯有色的“琼浆。”绿茶,汤色碧绿清澈,杯中绿叶飘逸沉浮,品其滋味,顿觉神清气爽,回味无穷。 黄茶,汤叶均黄,青嫩香润,明黄如杏,口味甘醇,鲜爽回甘,其性凉微寒,夏季饮之,去暑解热。白茶,茶毫如银似雪,汤色黄绿清明,味淡如水。红茶,黑茶,乌龙,均不一引之。而茶之一泡,味略涩而浓醇。二泡,品味为之最好。三泡,轻轻一啜,一股淡淡的清幽绵延入口,唇齿留香。慢慢地,仿佛仰躺于浮云之上,我便沉沦在这一杯属于自己的如画江山里,无法自拔。

  茶居深居小巷,巷口往前走数步,右侧有两间低矮破败、废弃不用的泥砖房。墙角一口封了盖的老井,边上长着一棵四季墨绿的黄皮树,张开的枝叶亭亭如盖,雨天里映得一屋顶的瓦片乌黑沉静。二三月里,在我的来来往往里,黄皮树不觉间就开了满树淡绿细碎的花,衬着荒草萋萋、泥墙黑瓦、幽寂小巷,这岭南乡野人家的寻常果树,竟也有了动人的姿态与颜色,令人顿起故园之思。

  对中国人而言,茶是一种普世的饮品,由古至今,无论是京城里的达官贵人,还是阡陌乡间的老农民妇;无论是喝天价茶的老板显贵,还是茶杯不离身的长途车司机抑或是菜市场上的摊贩,茶是中国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鲁迅先生说“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茶”字,是人在草木之间的笔画结构。人在草木之间,是吸收天地精华、草木灵气最好的所在。一杯清茶在手,把琐事暂且放下,让心情得以安静,犹如置身在清新草木之间,我想这也许是对喝茶最好的注脚。“茶不求精而壶亦不燥”,只要茶壶里的水不干,是不是名茶都无所谓,喝的是一种心情,一种意趣。

  对茶的印象,始于一片片翠绿的茶山。清明之际,梅雨时节,茶山便雾霭蒙蒙。丛丛茶树,隐匿于雾间,若隐若现,显得很害羞,像是刻意模仿那千呼万唤方出现的琵琶女。山谷间的幽静,少时便会被日光打破,顿时,一切显得风和日丽,空气清新怡人,随后便传来一阵清脆爽朗的少女的歌声,不知哪处震出一嗓子汉子的喉音,青年小伙儿们似乎也在附和,于是茶山充满了情歌的浪漫。歌声里含着羞涩的回音,仿佛阵阵的涟漪触过耳边,掠过山岗,荡漾不绝。蓝天白云下,是一片翠绿,少女抚着茶树,采下一枚嫩叶,信手放进背篓。不得不说,斗篷下的倩影,曾装点过我这翠绿的梦境。

  一个阳光充足的午后,走进小巷茶居,慵懒地窝在沙发里享受一个人的下午茶时光,会是一种怎样的享受?一个人、一本书、一杯茶、一段小巷时光,就这样坐看云卷云舒,静听花开花谢。窄窄的小屋,有足够的空间盛下整个午后,让它一点一点慢慢消失。那缕缕透过窗棂,映射到茶桌上的阳光,仿佛来自上苍的天光就像河流载着生命,沿地面的起伏流淌开去,流进茶居,被大地上千年岁月阐释得悠长。

  我常常在黄昏走进茶居。就这么一间茶居,屋前一块小小的水泥地,步行出了一身汗,满天的星光下面一场洗浴,清凉的夜气温热的水,一边叹茶一边听来自北国的寒雁,还有小巷深处大妈们的轻声细语。小巷转角,是一丛晚饭花,右边是一丛九里香。晚饭花胭脂色,九里香银星点点,可以从春天一直开到深秋,碰鼻子香。再往前,巷就走到尽头了,小巷融入人来人往的大街。日日从小巷里走过,如果文艺一点,也许我就可以说,我是那个被花香裹挟着投向生活之途的幸福的人儿啊。

  我需要这样一间小屋,给心灵安一个家,好让我抵抗外面那个喧嚷的世界。走在钢筋混凝土的世界里,想到还有这么一间茶居,心里便涌起一股温暖。

  茶居在小巷里安静的存在着,也曾像我们一样哭过,笑过,吵吵嚷嚷一路走了过去。几年时光,这方窄窄天地不知道悦纳了多少或喜或悲的人间烟火事。在这里,有人温文尔雅,有人酒气熏天,有人秀真诚,有人攥紧别人的手掏心窝,有人不停地拍马屁,对方随便说一句冷笑话也哈哈大笑,夸张地齿出十二颗门牙,颗颗都泛着谄媚的光。那曾经有过的一切,曾经热热闹闹甚至轰轰烈烈的一切,现在就像从来不曾有过一样,变得如此安宁,归于平静。

  其实,这里不仅有茶,还有书,有画,有故事。茶居老板娘,一个穿着旗袍的温文尔雅的女子,学茶艺多年,自学绘画、书法,有人进茶居,总是一副淡淡的微笑,一副相识多年老友茶叙的模样,让人不陌生,没有隔阂,总能将内心事如竹筒倒豆子般哗啦啦倒下来,泄满整个屋子的角角落落。她依然优雅地为你添茶,倾听你的故事,偶尔插话,但更多的时间是娴熟的操弄她的茶艺。潘哥,一个和我一样喜欢安静的文友,去哪里都喜欢夹着一本书,我邀他来茶居,一来就喜欢得不得了,嗜书如命的他,一进屋便劲直往书架上走。一晚上都在看书,静得只有茶水沸腾滚动的响声和夜间小巷虫鸣声不绝于耳。我们常常这样,相对着看书写字,你看你的,我写我的,互不说话,不觉尴尬。

  关于茶,林语堂说的恰是实处,他谈到:一个人在神清气爽,心气平静,知己满前的境地中,方真能领略到茶的滋味。”对于茶,我实在懂得不多,但又实在偏爱的很。绿茶清丽稍涩,却有清韵;乌龙香气沉郁,却有厚韵;红茶安静从容,定性甚佳。从绿茶到乌龙再到红茶,难道不是一段从绚丽到平淡的人生之旅么?只要是好茶,都喜欢,一杯茶,水意葱茏,清香流动。双手抚杯,丝丝暖意缓缓流淌到心间。打开杯盖,突然一股浓郁的清香逸出,让我陶醉,让我痴迷。那一刻慢慢地深呼吸,享受着这来自杯中的馈赠,人生一切答案就在杯中了,各种滋味,自晓自知。饮茶是一种雅趣,如能在人世的繁华中,坐下来喝一杯好茶,在平淡中品味生活的乐趣,保持一份淡泊的心境,这才是最难能可贵的。想想人生好短暂,就像片片茶叶,每片嫩叶在杯中缓缓舒展着,上下漂浮,有的迅速沉到杯底,有的则浮出了水面,但无论是沉是浮,它们都默默无闻、毫不保留地奉献着自己的绿色和清香,直到生命耗尽。人生何尝不是这样,如果我们不刻意地去计较生活中的得失,那可能活得会更实在、真切、淳朴、坦然。不是每个人都能大红大紫过得一生,那何必为追求短暂的大红大紫而穷尽一生,还不如像茶味一样清淡略带苦涩实在为最佳。

  后来的茶居,人慢慢多起来,文学圈的朋友知道后,三五好友,邀约茶居,读书品茶,氛围便热络起来。我们商议着把这里变成一个文学沙龙,让更多的文友来这里品茶说书。茶与文,本是一家,融为一体,在茶居读一段自己写的诗,自己写的一篇文章,大家一起来赏析,一起享受这样的文字时光,不愧为人生一美好境界。

  哦,小巷时光,哦,茶居时光,谁没有正在或曾经这样地走进它呢?走着走着,偶尔回望时,就定格成了记忆中的一幅水墨画,写意的,留白的,韵味悠长的……

 

收藏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