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 • 钟山信息网,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钟山信息网>> 文艺长廊>> 散文天地>>正文内容
分享到:
  

一种悲悯情怀《听见》中

作者:钟振华 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日期:2017-12-15 22:12:56点击数:

一个年轻有为的中学教师,太年轻了,年轻到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于冲动之下打伤学生的耳朵,由此引发了连串反应:家长讹钱,学校停课,同事轻蔑,网络攻击,种种打击下,最后以楼上一跃而结束了生命。

这是马金莲的小说《听见》的主要事件。它所写的事,也是日常生活尤其媒体和网络中最常见、常见到令人麻木因而可以无视的事件。叙事从容、平实,不温不火,即使出现戏剧性的转折,比如,学生耳朵里竟然插着一支去帽的钢笔。比如,家长索取赔偿金时的冷酷态度,皆在安排很好的调度中和情理之中。在结构上,分12章,以钢笔事件为线索贯穿小说始终,运用肖像、神态、动作、语言以及心理描写手法,塑造了刘长乐、腊志东、腊学民等人物形象,《听见》的叙事魅力表现在叙事技巧不急不躁、叙事结构不断镜头闪回、心理描写一再强调、视角独特等。

因为30万债务刘长乐跳楼轻生,悲乎!草木一秋,人命岂如蝼蚁?主人公刘长乐一番好意没成想被学生歪曲成打击镇压,绅士的扬手误解为暴力体罚,出事后一个悔恨交加一个配合导演,一个想当然从身份角度设想,一个被一个一个电话摆布麻木冷酷。刘满怀理想有心带好高一5班,在班委竞选会那番引得阵阵掌声的演讲集中体现了出来。刘有斗争到底欲望,“不成,我宁愿坐牢,再说他家哇娃娃没有残,我不一定被判刑,我们不私了,叫他告去”但遭到父亲的耳光,理由是“有我在,你少胡来!”他的最终踏上不归路,经济压力山大是一个因素,更有孤掌难鸣缺乏来自组织和社会关怀的重要原因。停课、同事轻蔑、领导冷漠、网络攻击,让他喘不过气来,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寒冷。惟有当看到比他小不了几岁的班长说出心里话时,刘犹如迷路孩子久行不到目标突然又看到了一点希望,以至于心里有阵阵温暖。

如今能一口气读完的小说像《听见》,这是很少见的。主要原因是里面涉及到的师生问题家校纠纷一事似曾相识,禁不住心生唏嘘,感同身受。“他艰难地抽泣着。他想到了父亲,这件事父母还不知道,他没敢打电话……”,类似情景浮上眼帘。悲愤之余,又忍不住要写一点什么。深陷其中的职业人士,往往都是身不由己——“我进入前,一再说服自己要克制,可是看到他们那个做法,我忍不住上去揍他了!”陈姓副校长这样解释他某天傍晚接到举报到食堂处置用饮水机洗头的学生一事。正常人都会知道,洗头洗身子应去洗澡间或者合乎情理的取水地方,绝不能在盛放汤水的饮水机下洗。偏偏有的人那样做了,偏偏有人举报了,偏偏是作为领导的你路过,你能不生气?当年,Z一气之下匿名举报政府拖欠教师工资一事,初衷仅仅是要求及时发放,一个月本来工资就不多(两三百元),又要拖欠两三个月。信里叙事平实,口气恳切,当然也表达了如果不遂就要动员老师们罢工罢课云云。一石激起千层浪!事发后,接到信的领导火速向上级反映,县市有关部门马上着手调查始作俑者,调查组员开着车先后到了重点区域,调查大专以上学历的在职教师。查员工出行动态、查笔记,夜以继日。一时黑云压城态势。原来的所谓朋友伙计个个噤若寒蝉,变得不与Z说话、也没哪个站在这个方面点赞👍,上下楼看见了,形如陌路。会场前,几个人闲聊着,说起这个话题,某个领导肯定地说那个人迟早要被处理的。说话的这人,人见人躲。据说一帮人打球时,当要分人对打时,很少人要他。不是性格内向的事情,也不是因为他来自异省他乡,而是人们讨厌他打小报告。只有一个人,X某某,人称小个子,爱好跑步,不甘平庸,曾经搞了个停薪留职下海混了一年,他说“没什么的,即使查到了也没有可怕的!”。话虽如此,很多人不同意的。如今形势非常时期,要开会了,人们都变得谨言慎行,深怕这样那样。依稀记得S,国字脸,关公像,一位和我一样爱好打篮球的热血青年,曾经勇敢上前夺下一把菜刀,那是一把即将挥向值周教师的邪恶的道具;一位和Z刚出道不久竭力争取上游的教师,年龄二十出头,也愁容满面,一次进到z房间,寒暄两句竟然无语,趁Z洗手间隙,他留了言——心急。一语道破天机!

《听见》小说好在它敢于写一个人人熟悉的日常性事件。学生腊志东厌学,课堂上开小差捣乱,这种现象被老师发现了,就要制止,甚至不惜体罚处置,这在中小学校那是见怪不怪,是很常见的事件。有的人(特别是所谓的正义联盟网民)觉得罪孽,人权啊、法律啊,言之凿凿,甚至口诛笔伐。实际上,很多做爹妈的,只要有利于孩子成长,还是默认学校老师的某些极端处置办法的,当然前提是确保身体安全。可是民间认可不等同于官方,更不等于社会。

《听见》内部有一个强大的艺术逻辑,它运用了这个逻辑,于杂乱无理蛮横冷酷的生活现象中,找到了、并呈现了真实的生活逻辑。《听见》里的学生家长,也是一个老师,一个出身农村、老实本分的小学教师,也曾对孩子恨铁不成钢,为几十里驱车奔走恼怒、为疲惫之余次日还要到临乡一小学上课的奔波而无奈、为乡村孩子的难教不惜暴力相向,但为了生活,能够容忍一切,包括孩子的出其不意的青春期叛逆性变化、老婆素来对孩子的溺爱。出了事后,本不应同类相逼。可是身在社会,前后四个电话,热情变成冷漠,说话越来越少,连儿子的诉说都假装没有听见。亲戚朋友的撺掇,事态发展不由自主,一点点地把人性的贪欲勾出来,连看不惯作秀的儿子腊志东有时也要极尽逼真地“表演”!好人如何慢慢变得恐怖,让人恐惧!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它说的是一个旁观者未必清的现象,比如因施工导致停车难一事,有车一族会说:您看看,停车位都没有,叫我停那?而所在商铺业主有看法了——其他我不管,但你不能影响我的生意啊!交通执法部门说法是:因道路施工,敬请车主们注意,用车、停车以不影响其他交通参与者为标准,否则该罚款记分的照常进行。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取决于立场,站在什么位置看问题,那是关键。一掌不至于致人残废,遑论置人于死地,因而一掌于伦理上亦不为罪行。出现这一现象有收入不均带来的失衡,某些社会舆论偏颇的不良导向。小说结局的悲剧性,折射出社会上某种值得警惕的现象,大众对“碰瓷”、“网络恶意传播”、“有理就肆意勒索”等,不能再抱以“宽容”态度,以防越来越多的“刘长乐”出现。小说结尾的“听见”意象颇具寓意:合力作恶的氛围中,厌学的年轻人这回可真是不知所措,于逃往省城的路途中,内外“意识”听不见了。我觉得这是不是报应?中国人相信因果报应,平民百姓尤甚。无疑,主人公之一的志东是众恶合力下的牺牲品,作为当事者也是始作俑者,由他承担有一定的道理。篇末点题,揭示了事件的社会意义——当贪欲膨胀时,它专以消灭美好为代价——两个年轻人,一个死,一个出走。

《听见》在至深处,弥漫着一种悲悯情怀,在当下,给人警示,振聋发聩。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