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 • 钟山信息网,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钟山信息网>> 文艺长廊>> 散文天地>>正文内容
分享到:
  

姐,先不要告诉爸妈,好吗?

作者:梁靖梅 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日期:2018-05-06 21:05:01点击数:

4月15日那天早上6点钟,我还没有在睡梦中醒过来就接到了妹妹打来的电话,我当时心理就忐忑不安,总有一种有糟糕事情要发生的预感。果真,电话那边妹妹用低沉又出于总是很为我考虑的声音告诉我:“姐,弟现在在桂林住院了,昨晚半夜进的,右腿骨折了,你三月三放假吗?如果放的话就上来看看弟吧,不过有我在你就放心吧。”

我听到这样一个晴天霹雳似的消息,马上从床上跳下来了,心理慌乱之下我就顺便问了一下妹妹: “爸妈知道这件事吗?那……”妹妹还等我说完就急切中带有生气和埋怨我的意思回答:“姐,先不要告诉爸妈,好吗?特别是妈妈身体不好,怕她一时接受不了,有我在呢。”妹妹可能埋怨我想得不够周到,而我是因为想到弟弟住院需要人照顾才问的,最后我把自己的空闲时间告诉了妹妹。 但放下了电话,我好想飞奔过去,可是眼前的工作又没办法那么快安排,又加上妹妹说那几天她刚好有五天的休息时间,于是我便在15日和17日把上的班级的自习课都用完,进行了调课,这样可以在休假后延迟几天再回学校。校领导得知我的情况后,也批准了,这很令我感动。

好在学校放假三天,我直奔桂林下了动车飞奔医院,连晚餐都顾不上吃,而那晚却是弟弟手术后的第二晚了。进了医院,医院的每一面墙透出的丝丝阴气气都是那么的阴森恐怖,医院走廊没有放着一张可以坐的椅子。病房里有六张病床,床上睡满人病人,一看有连断五根手指的、一只手指的、手臂骨折的、车祸的……一幕幕令人害怕到心在发抖。病房的中间只有一条窄窄的通道,床与床之间也只能够两个很瘦小的人横排着,总之给人的感觉就是压抑到快窒息。又加上病房的各种难闻气味,心理难受得实在不是滋味儿。

而更难受的是看到昨日还是生龙活虎的,说话幽默风趣的,一向乐观阳光的弟弟,现已躺在病床上,憔悴的面容,歪着头,眯着眼睛,在强忍术后剧烈的疼痛。妹妹照顾了弟弟一整夜都没睡,没有时间洗澡,衣服穿了两天。从弟弟住院到进手术室再到病房一直都是她在无微不至的照顾弟弟,脸上早已不能用憔悴二字来形容。第二天妹妹又得上班了,我便赶她回去好好睡一觉,一切由我来照顾。

妹妹一一的交代了我怎样照顾弟弟,我也都在脑海里记下来了。等妹妹回去后,我便忙了起来。由于是手术后,弟弟很容易发烧,所以必须每隔半个小时帮弟弟量一次体温,要喝很多水。弟弟在吃喝拉撒方面都暂且不能自理,所以必须很小心的照顾。那晚我帮弟弟洗完澡、量体温……已到了十二点,我让弟弟稍微歇息一会儿,弟弟只是用眼皮眨了一下表示同意。他还用微弱的声音跟我说:“姐,你先不要把我这事告诉爸妈,好吗?我怕你说漏嘴,怕他们一时接受不了,胡思乱想”。我点了点头,他才肯眯眼休息。我当时也有点困了就想在病床边小趴一会儿,可没趴多久弟弟便用手摇了我,我知道他需要什么了。所以只要是弟弟需要之时,我便都会是醒着的。弟弟的右腿一直都在痛,他说抬高一下他的右腿就不会那么痛,接着便是喝水、量体温、帮他按摩右下腿……我便按照他说的去做。就这样一直反复,那晚的桂林突然下起了春雨,我没带厚外套到医院,只穿了半身裙,所以突然觉得身子很冷,仿佛是在过冬,好在妹妹留了一件外套,我披上去但腿部还是刺骨的冷。而刚好弟弟说每到那个点伤口都会痛到欲哭无泪,所以必须打止痛针,可药效也只能是两个小时而已。

当我问到弟弟不管白天黑夜都很痛吗?弟弟说:“其实,白天也痛只不过白天人多了分散了注意力,晚上夜深人静时特别痛,特别是半夜三四点的时候就定时的加痛,如若四点打止痛针,再过两个小时就到天亮了,所以我要忍着都四点中才打。”打完止痛针,我继续在床边看着守着弟弟,不敢合眼,深怕有需要之时没有及时跟上。那晚,窗外的雨声声声都响脆的打在玻璃上,也打在我和弟弟的心理,点点滴滴至天明。终于熬到了天亮,医生护士来查房,特别护士来给弟弟打针的时候,弟弟总还是当着全病房人的面对护士说:“快点啦,你们都不懂我都疼到伊拉克了,你们才来”。”护士们也开玩笑的说:“你那么急,到时疼到美国去呢。”弟弟还在说着:“等我出院了,我要吃个火锅安慰我受伤的心灵。”我们听后也是哭笑不得。

就这样我连续三天三夜守在病房照顾弟弟,加起来只有几个小时合过眼。这是平生第一次这样,可是当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弟弟情况稍微好转了一点,再苦再累已经没关系了。第四天妹妹夜班一出来又从家里上桂林,她比我更辛苦,但我们在彼此争论后,最后我拗不过她,我回弟弟的宿舍休息了一个晚上,回去一躺床上马上就睡着了。接下来的几天,我跟妹妹轮流守夜,我们相互照顾,一起为五万元的医疗费想办法,但好在费用问题很快就得到了解决,但更好在我回学校那天弟弟出院了。虽然还是下不了床,仍需要人来照顾,特别是投来两个月。但医生说三个月后会慢慢康复的。弟弟出院的那天下午,天气很好,那晚我终于能够安心一点回去工作了。

在病房呆了一个星期,我回来后,自己隔三差五的开始感冒,身体虽是不舒服,但心理终究还是放心不下远方的弟弟。再就是妹妹把累积的十多天假期再加上夜班出来可休息四天的都用上了,到四月底就刚好没有了,那些时日,最辛苦的还是妹妹。真担心个子瘦小但依然可以扛重担的她熬不住。后来因为弟弟还有三个月的时间需要有人照顾,我和妹妹实在没有办法一直轮流照顾,于是我们三人争论好久最后才达成共识,做了很大的工作才鼓起勇气告诉爸妈。在告诉爸妈的同时,我和妹妹都给他们做了很多的思想工作,爸妈虽然内心还在责怪我们出了那么大的事儿都不告诉他们,但终究还是接受了弟弟受伤的事实,看着躺着床上早已消瘦的弟弟,爸妈眼里含着复杂的眼泪说着:“只要人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是爸妈对不起你们姐妹,辛苦你们了。”阳光再次照射到弟弟的房间里,照射到我们每个人的脸上,那一刻的我们,脸上留下了岁月诉说的语言,或许那是只有经历过大难的人才懂的。

曾经的我都以为弟弟妹妹还没有长大,可是这一年来家里发生那么多让人预料不到的事,我们总是在相互谅解相互安慰相互照顾相互扶持中共度难关。经过这次弟弟受伤住院,我再次看到的或许是他和妹妹真的长大了,但看到更多的是每一场在我们之间有过的爱的旅行。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