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 • 钟山信息网,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钟山信息网>> 文艺长廊>> 散文天地>>正文内容
分享到:
  

正是梅子黄时情更浓

作者:梁靖梅 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日期:2018-05-14 17:05:41点击数:

有些东西,一旦喜欢上了,今生就都无法忘记,只要有关于它的一切影子,都会让我不禁的掐住它给我的情,比如我钟爱的梅子。

每年还没到这个时候,我便心念着梅子快快熟,快快出现在市场上。心理总是有很多的期待和很多的激动。这个时候我打电话给父母的次数也是最多的,每次都会问父母家里的梅子上市了吗,街上有没有很多梅子卖?父母早已猜透了我的心思,总是笑着说:“等赶圩了,我们就去帮你看看,有的话帮你挑最大最好的,买个几十斤,让你吃个够。”每每一说到梅子,我那口水就不听使唤的不断涌上了舌头而我又努力往下咽,再听到父母那么说,我恨不得自己就飞奔回家跟他们去买梅子然后再把梅子吃个够。

打从上大学到出来工作后父母每年为了帮我买到梅子连续好几个圩日都特意而去。有些时候,父亲嫌家里镇上卖的梅子长得丑不合他意,他又跑去隔壁乡镇的街上买。我隔三差五打电话问父亲买梅子的情况,有时听到父亲说暂时没买到的话,我心里就有点怪父亲是不是不把我说的话放在心上,我也是怕若过了买梅子最佳时间就要等来年了。直到最后,我听到父亲回电话告诉我已经买到最满意的梅子了。总之,最后父亲都不会让我失望,总会买到外表很漂亮,大大的肉嘟嘟的又水分十足的梅子。每每想到或是看到被父亲到处“搜”回来的梅子,我都会对父亲赞不绝口,而父亲也毫无谦虚的笑着说:“嘿,你父亲办事你还不放心,不急呢,我早已掐准梅子有到无的时间的,这回你让你吃个够。”那些时候,我发现自己笑的好难看。

由于家里没有腌东西的玻璃缸,所以父亲为了给我腌梅子又特意买了玻璃缸,虽然只是玻璃缸,但父亲买它也是在街上千挑万选的,总之他的要求是做什么事都要做到尽可能的完美,所以经常让有点心急的母亲唠叨。父亲他也只是笑笑说着:“哎呀,急什么,要买就买最好的最合适的,不然就配不上那些梅子了呢”。母亲也只是无奈到不想回答了。

等梅子买回来后,剩下的就是腌梅子的工作了。父亲母亲倒是挺配合的。先是父亲负责买梅子、冰糖、玻璃缸等,母亲则负责腌梅子了。母亲会先把梅子装到一只大桶里面去,然后就放了盐;其次等桶里的盐融化后,其实这个时候的梅子是软了的味道有点苦中带着不是很浓的咸酸味,但我都已经觉得梅子很好吃了,所以蹲在桶边一连吃了七八个;再次,等天气好了母亲就会把它们纷纷分摊于各簸箕里晒到它们的体型变化为止(等梅子被晒皱);最后再把他们塞到玻璃缸里去,按一定的比例放酒、冰糖,这样梅子会随着时间的长久而回到了最初的样子(体型由瘦再变回胖),那时也就可以开吃了,不过父母说梅子放的时间越久就越好吃,酸酸甜甜的,的确,那味道总是让人忍不住蹲在玻璃缸旁边一口气吃上四五个,经常被我当零食吃。妈妈一边看着我那吃相总会露出灿烂而又惊奇的笑容说着:“你这孩子,牙齿受得了就好了,慢点吃,没人跟你抢呢。等回去工作了带上几瓶放到宿舍或办公室想吃就吃。”说完我还是一股脑儿的在那里吃,心乐想:“打包,真的是必须的呢”。

其实,我开始并不是因为知道吃酸梅有那么多的好处我才喜欢吃它的,听母亲说梅子有着很多好处啊,如人喝醉后可以醒酒,夏天跟粥搭配人不会那么疲劳,人累了可以喝点梅子酒等。后来我在网上查了有关酸梅的价值:营养价值、医学价值和保健价值。这么一来酸梅的一身都是宝,怎不更加喜爱?

又是一年梅子黄时,此时此刻,内心最柔软之处正翻滚着一股对梅子独有的情愫,梅子陪我长大,而父母为我融入其浓浓之情却会陪伴我一生。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