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 • 钟山信息网,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钟山信息网>> 文艺长廊>> 小说游记>>正文内容
分享到:
  

龙道杂思

作者:潘文斌 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日期:2018-05-24 09:05:59点击数:

县作协换届之后,活动多了很多,读书会、讲座、采风等活动一场接一场;2017年12月的“探访古村落”采风活动,让我第一次走进久闻其名的回龙镇龙道古村。

冬日的暖阳艳丽可亲,从南到北,从东到西,阳光照在枯黄的小草上和光秃的树枝上,到处闪着金光;冬风轻轻地吹,伴着阳光,轻拂着大地。我们包了一辆班车,坐满了县作协一同去采风的文友,大家有说有笑,也有人沉醉于一路的冬景,默不作声。

很多年前就听说回龙镇的龙道古村了,也看过县政协退休干部蒋建柏主任写的介绍文章,印象深刻。虽然一直没机会去探访,但却一直很想去看看。看看她的特色建筑,看看她的内涵文化,看看她的传承与风华,看看她的形貌与精神。燕塘的玉坡古村、石龙的松桂古村、清塘的英家村等村落我都走过了,有些去了还不止一次两次。每次走进这些古村都能感到历史的古朴,中华民族生生不息、世世繁衍,在我们身边也能清楚的看得到,真切的感受得到。美国立国于1776年,已经是清朝乾隆四十一年,莎士比亚完成《哈姆雷特》的1602年,也已到明朝末年,而这时,无论是玉坡,还是松桂,或是龙道,早已立村。据了解,龙道村距今已逾700年,比美国历史还要长400多年。

班车驶入村道时,我才知道,原来这个路口我经过了无数回,只是从没从这里走过。两边的稻田呈枯黄色,因为是冬天,都干旱着,偶尔几头水牛悠然啃着田边草,牧牛人一般上了点年纪,不玩手机不看书,也悠然得很。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年来,城乡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年轻人都往外走了,去城市就业、求学、生活,留在广阔农村大地的,通常是老人、妇女和儿童。这一现象已持续了整整一代人时间。何时会有所改变,或许可期,或许无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乡村振兴,都给改变农村现状带来了新的机遇。中国现在是转折期,即进入了新时代,十数年前从农业社会进入工业社会,是一大转折,现在从工业社会步入第三产业社会(也叫数字社会或知识社会),将是一次更大的历史变化。这种变化,是更彻底的、更根本的、更全面的,将影响到每个人的生产、生活方式和状态,没有一个地方不被惠及,没有一寸土地能够例外。眼前的牛,牧牛的人,以及牛脚下的土地,都深深感受到了新时代、新技术的浪冲,无声无息,却又无日无夜、无时无刻。

有时我们对这些改变不够敏感,从成天饿肚子,到基本解决温饱,到现在衣食无忧,逐渐追求更高层次的物质生活、更高品质的精神生活。这一过程似乎是润物无声的,是一年年改变的,所以认为是历史的必然过程,认为是理所应当的。就像人的年龄增长一样,一年一年的,似乎没什么变化。但留意的人就意识到了,这过程的变化是巨大的,前后一对比,甚至会吓一跳。环顾全球,回望历史,横向看纵向看,也只有现阶段的中国,才有此巨大的变化。

变化中,我们还有数不尽的历史情怀在,在我们这一代人的心中温存着,值得我们凝望,期待我们守候,给予我们珍贵和自信。所以有了我们探访古村落之旅,在中国西南一角,有我们满怀历史情怀的一小群文人,踏着冬天的暖光,披着微拂的北风,走进有700多年历史的龙道古村。

班车停在古村口前的一株大树下,或榕树或樟树或其他树,记不清了,只记得它有些大、高,枝叶繁盛,根茎硕壮,虽历经年月,却生机勃勃,青春无限。树下停了几辆小车,不用猜即可知道,是来游古村的旅客的。现在乡村游也渐次火热起来,钟山县从2017年提出全域旅行,效果已有所显现,从县城出发,向南,经回龙龙道到石龙古桥、松桂古村,到凤翔底村,然后到珊瑚龙岩,一条很好的旅游路线。董家垌风光,汉族风情,岭南建筑,明清遗迹,先民古音,尽可囊获。所以近年来,这条旅游路线日益红火,游人一拨接一拨,声名也渐传渐远。去年回龙镇的凤凰山村,居然迎来了港澳游客,火热度可见一斑。

下车后,步行大概百多米,经过几排新建的红砖楼房,带着深厚历史感的青砖黛瓦古建筑就呈现在眼前。我们一行人很是兴奋,马上钻进巷道里,对那些从历史里走来的石板路、青砖房、门口的阳刻对联细细探访,探古意访古风,像走进时光隧道,暂时将现代技术、纷繁的人际、沉重的日常放下,带着人文情愫回归到历史深处,窥探其中的堂奥。

这些老房子大多已没有人居住了,有些荒废着,有些养些牲畜、禽类,有些堆放些柴草、什物。因为没有人住,湿气比较重,砖墙上起苔了,天井里有了碎瓦杂石,走道上偶有动物粪便,瓦片有些掉落了。但还好,总体格局没被破坏,一幢幢的房子都还在,遥远的历史气息瞬间便扑面而来,笼罩在我们周围。

我热爱历史,深深感受到,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破坏的历史:秦立,有焚书坑儒;秦亡,阿房宫被毁;唐数尽时,长安不再适宜做都;元朝的铁骑更是踏平了无数城池;清民更迭,八国联军齐烧圆明园;及至“文革”期间,依旧有无数古迹被拆损毁坏。鲁迅先生曾一针见血地概括:“中国的文明,就是这样破坏了修补,破坏了又修补的疲乏伤残可怜的东西。”我们因这一习性,失去了太多太多太多!战乱让我们失去了很多古迹,不懂得保护、不珍惜,同样让我们失去很多。我们总认为“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有破才有立”,于是有了新的就把旧的丢了、换了、毁了。单是这十数年,广大农村地区因起新房,就不知拆了多少老房;城市则是因起新城又不知毁了多少旧城!

所幸,今天我们到的龙道古村,没有因新房被拆——新起的房子都在外围、在路旁、在平地;斜坡上的老建筑得了保存了下来,而且总体完好。

我们拾阶而上,进入古村。这里有近100座保存较好的古建筑,岭南风格,青砖黛瓦。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这里每家每户都是联通的,一条巷道连到底。在钟山政协退休主任蒋建柏的文章里,我们可以看到他的观察:“整个村落以后面岭坡为围墙,以前面水塘为壕沟,内塘基起砖墙以护村,村中巷道密布,炮楼耸立,闸门众多,楼高墙厚,严如城堡,形似迷宫,神秘莫测。且家家户户的房屋都设有正门、侧门和后门,都与巷道相通,或与他家相连。做到家家相通,户户相连,从村前走到村后,足不出巷即可通达,晴天不用晒太阳,雨天不用撑雨伞。这样的巧妙设计,既实用又方便,又有利于相互联系和照应,也起到了防盗、防抢的防御效果。村中所办红、白喜事,十桌二十桌的,不用出门就能完成。”这样的设计,一方面,充分体现了中国人民的智慧,让我们看到先人们对建筑艺术的高超掌握,看了他们对建筑材料的合理运用,看到了他们团结和睦的决心,看到了他们对村民自治、“差序格局”的高度认可。这样的建筑风格,在钟山是比较少见的,从我走过的松桂古村、玉坡古村、土龙古村等来看,这样整村“大家庭式”一体化建筑,龙道是最突出、最明显的;当然,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联想到,古代的中国,人民安宁的生活是多么脆弱、多么难得,起个房子,首先要考虑的是安全,是免于外乱的侵扰;尤其是产生这些主体建筑的时代——清朝中、晚期,王朝正逐渐走向衰落,阶级矛盾激化,各种匪贼乘机起乱,社会动荡频仍,没有牢固的防御体系,想过上平安的日子,简直是异想,即使是小小的一个村庄也是这样。回望历史,这样的现象太多见了!从小小一个村子的建筑风格,我们就可以看到当时的安全状态,看到人们对防御外乱的高度重视,看到了时人对时局无法把握的无可奈何。

龙道村整村都是姓陶,没有杂姓,这也是家家户户能联结在一起的一个重要原因。我们中国人喜欢聚居,特别是同姓、同族聚居,远的来说,很多国家都有极具中国特色的“唐人街”,是中国移民的聚居地,或大或小的一片区域,以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人为主,呈现着中华文化; 近的来看,就说我们钟山县,尤其是董家垌一片:回龙镇以董姓、陶姓为主,石龙镇以潘姓、虞姓为言,凤翔镇以钟姓为主,珊瑚镇以廖姓为主……。这样的聚居,就形成了典型的“熟人社会”,大家世居一个村子,每个孩子都在全村人的眼中长大成人,在孩子眼中,周围的人也都是从小看惯的,在村里,没有“陌生人”。一旦有陌生人来村里,全村人都能察觉,警惕性立马漫延到每个人。这样一来,集体的安全性就大大提升了,因为每个人都能相互照看,每个人都是村庄的守卫者,都承担着集体和村庄整体性、完整性、安全性的责任。当然,从另一个角度看,这种富于地方性的乡土社会生活,在眼界上、见识上以及活动范围上就难免受地域性限制,在区域间接触少,日常生活相互隔离的状态下,各个村子就成了相对孤立、相对封闭的小的社会圈子。

这样独立的社会圈子不独于龙道古村,只是这里的建筑特色,更其凸显这一点。说不定当初选定村址时,还充分考虑到村前村后的池墙保护作用,要村前有池河当城池,村后要有壁崖作城墙,以保一方平安。

这里的建筑风格,在我初访时,也有个简单的印象,除防盗防窃防乱外,防火防水也做了一定的准备。当初的建材多为砖木结合,煮饭做菜也都是采用柴火,消防工作做不好,一旦出现火灾,将殃及全村。所以他们的房子一般分上房下厅,厨房在下厅一侧,水缸放在天井处,水井距离每家每户都不算远,一户着火,隔壁几户可同时施救,确保第一时间灭火,将损失减到最小。如遇水灾,每户的排水都往村道注,而临巷道一面的地基,石基部分特别高,避免雨水倒流进屋子。当然,龙道古村建在小坡上,能将雨水快速输排,也是一个优势。

及进村落内部,可以发现,很多门口有对联,阳刻阴刻都有,以楷书为主,长短不一、大小各异。“现今保存下来的四十多付对联,大多涉及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道理。教人学好不学坏,学勤不学懒,教人尊重长辈,孝敬父母,教人勤俭持家,勤读好学等等。”从蒋建柏主任的文章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方面详细的记录,“祖庙(龙门祖庙)正门对联是‘龙安宁龙守二村天宝物华蔚起,门康泰门镇数房地灵人杰兴隆’; 书院正门对联是‘钦明门第流芳远,乐读家声衍庆长’ ,后门联是‘前堂永日同稽古,后进文风叠胜先’, 此二联教育人们要勤奋读书,要一代比一代強。门楼对联有:‘门对西山多爽气,人瞻北阙下彤云’、‘枫陛敷恩盈梓里,蓂阶凝瑞起松云’、‘芝兰竞艳德门新,奎壁联辉云路辙’等等,都充满着一种浓浓的传统文化气息。而古民居的对联则多数体现勤俭持家,崇尚读圣贤书,如‘座镇龙山凝瑞气,门临池水焕人文’、‘蓂阶世泽垂明德,粟里家传好读书’。 体现人文精神、传统做人理念和处世态度的有,如‘勤俭居家为正本,温恭处世是长途’, 教人勤劳的‘岂种三槐夸世德,为栽五柳昭家风’, 而意境深远的贺岁联有‘桑麻共话丰登岁,松菊独存不老春’、‘门前五柳家声古,户外百梅气象新’、‘百梅日至花盈树,五柳春来絮满枝’ 等等。”

这些充满人文气息的对联,充分说明了龙道古村对文化教育的重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尊古崇贤的认可。在钟山,很多古村都有浓浓的文化气息,戏台、楼牌坊、门楼等等都有对联,比如松桂古村村口古建筑文昌阁(建于清朝光绪十五年),大门上雕刻的“文治方隆北门锁钥精光聚,昌期幸遇东壁图书瑞色多”;英家古村粤东会馆门口的两副对联:“水德配天镇西粤无殊南海,母仪称后对螺岭如在羊城”和“近俯溢潭涌宝燕,远环峻岭拥灵狮”。这些对联文化承载着民族精神、中华文化,是浩瀚优秀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我们应当好好继承和发展,增强文化自信,创造出属于新时代的灿烂文化。

阳光如细雨般撒在古村的每截石板路、每片拱瓦上,受阳处呈着金色,背光处略显灰暗,村庄古朴而庄严;微风一阵阵轻拂过来,在墙角受阻后着急地转向,寻找可开溜的巷口快速逃去,像个害羞的小姑娘;同行伙伴的谈论声,让本来安静的巷道、古屋热闹起来,老宅注入了新声,古巷踏出了新印。按计划,匆匆探访龙道古村后,我们一行人还要前往石龙镇的源头书法特色村和松桂古村落。带着对钟山丰厚历史的遐思,我们将继续前行。

<!--[if gte mso 9]> 1111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02DocumentNotSpecified7.8 磅Normal0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