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 • 钟山信息网,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钟山信息网>> 文艺长廊>> 散文天地>>正文内容
分享到:
  

家 燕

作者:潘文斌 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日期:2018-05-24 10:05:40点击数:

  春天来了,春雨濛濛,湿润了久旱的泥土,青青的小草一夜间,便伴着春风冒出来了,大地像铺了一层绿油油、松扑扑的地毯。
  这个时节,燕子来了,“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 ”。在农民早耕的春田上,燕子像春天的信使一样,来回飞翔,自由自在。尖尖的小嘴,剪刀似的尾巴,光滑的羽毛,有力的双翼,还有无拘无束的性格,燕子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小鸟了。
  说熟悉,是因为我们常见,甚至与我们同居一屋檐下,朝夕相处,日日得见。家燕便是住在家里的燕子。她们于檐下营巢,每年春天甫至,田里的泥土酥软后,家燕便来了;她们用尖尖的小嘴衔来草枝和泥浆,娴熟地将巢筑好,把家安好,然后产卵孵蛋,喂养小燕子,从春到夏到秋,欢快而自在,温馨而平和。
  我的老家是一处四周环山的小山村,小小的村子住着十来户人家,每户的建筑几乎一个样,大土砖墙,上面是青瓦,青瓦下是木板隔楼。每年春节过后不久,回南天来临之际,村口的柿子树、李子树、梧桐树并冒芽尖了,粉绿绿、嫩柔柔的。许是这美景太醉人了,去南方过冬的燕子便飞回来了,像旅行归来的家人,在新的一年里又与我们共度一个春夏秋。村里的每一户都至少有一个燕窝,多的甚或有三四个,往往在我们小孩还没留意时,燕子便悄然回到我们的村庄了。某一天的早晨,在未开学的我们还赖在床上时,倏然间便听到满村的鸟鸣声,“叽叽咋咋”响个不停,此起彼伏,远近混杂,声音欢快清脆。
  我家厅堂的隔楼下就有一个燕窝,小碟子一般大小,厚厚的下沿,在干燥的泥浆里能清晰看到一根根小树枝条,稳稳地扎筑在横梁下。从我记事起,每一年都有燕子来住。母亲说这是幸福燕,是不能驱赶,不能惊吓的,燕子每年都来,说明这家是幸福的;她们的到来,能让这个家一年都不生祸,得保平安。我们很听话,兄弟姐妹几个都相信母亲的话,对燕子都有一个敬仰之情,喜爱之意,从不擅自打扰她们的生活。其时村里其他人家也如此,从没见过哪家哪户对自己家的燕子有过驱赶或侵扰,燕窝年年在,燕子年年来,人与燕和谐相处,燕与人共度春秋。
  记得有一次,我晨起清扫,厅堂燕窝下的燕粪积了几朵,白色的、灰色的,还有些湿,我便对燕子产生了厌烦情绪,认为她们不讲卫生,随处排便,增加我的工作量。在我嘟哝的时候,母亲恰好听到,便教育我说,燕子是最讲卫生的,她们的窝虽然是枯枝和泥浆做成的,却一尘不染,羽毛也光亮整洁,比我们人类干净多了。我喏喏点头。母亲接着提醒我,不可随意说燕子的坏话,不能让她们伤心,要是因此不来我们家筑窝,就不好了。我于是害怕她们听到了我的不满,几天里时时注视着她们,直到看到她们深秋南飞,心才安了下来。
  现在到城里住了,小时的村子也举村搬到另一个地方,盖起水泥楼了,燕子便少见了。偶尔回老家,看到有些人家房檐、堂厅下有燕窝,便会勾起童年美好的回忆,便会对能带来安康、幸福的燕子想念不已。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