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 • 钟山信息网,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钟山信息网>> 文艺长廊>> 散文天地>>正文内容
分享到:
  

立秋随想

作者:钟振华 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日期:2018-08-16 22:08:20点击数:


  雨夜,阿si回到家,推开门一阵凉气扑来,顿时觉得爽爽的。四处静悄悄的。雨滴一点一点砸在窗外铁棚上,“砰、砰、砰”,犹如心跳似的节奏感分明。忙忙碌碌,迎来送往,又过去了一天,平安是福。

  刚刚过去的四个钟,又累又热呀。农民有个说法赶在立秋日前抢收回花生,再补种一茬花生,俗称翻秋豆,或者红薯。早稻成熟时分,农民伯伯田里地上来往奔波,有时偶然碰上天气突变,比如下雨,又要急急忙忙赶回家收晒坪上的谷子,累的够呛!三伏天里,为避免正午阳光太大时刻,一大早农民伯伯就要在地里劳动,翻地、起垄、开沟,然后才点豆覆土。阿si像其他人一样整整忙活了一个上午,后背被汗水不知湿了多少次,实在累了就扔下锄头到地邻的树荫下,蹲下来歇歇,顺便擦擦身上涔涔的汗水,听听喜爱的音乐,听着降央卓玛那柔和婉转的天籁之音,那雄性细胞异常兴奋,……

  地里忙活的,除了做自家活的,还有捡拾零散花生的挖豆工,为了贴补家用,七老八十躬身伏地,一下、一下,发现目标另一只手马上捡起塞到旁边的小袋子。我几次想打断她,但又不忍心,怕打破她的专注,也怕一不小心要说出“你那么大年龄了还出来趴食”类似的话。还不算很高的阳光把她孤独的身影斜照在地上,黑黄陈旧的草帽,拉长的背脊,那双手动作机械僵硬,伛偻瘦弱的人儿,在三伏天劳作,难道不累吗?

  看临近晌午路边准备装花生上车的阿三,抱着一大围捆扎痕迹较深的豆,先挪到车的左边,将花生举起头高一丢,东西就稳稳落到车厢。那粗犷肥壮的样子,黑黝黝的,让人不由想到地里的泥鳅,“这种天嘛,正常的”说到炎热天气,他轻飘飘地说着,一脸诚恳,若无其事样子。

  燕子一早应约赶到单位,离9点还有一刻钟,她与搭顺风车的大中有一搭没一搭聊起来,消遣消遣时间。摩托车“突突”赶来,戴眼镜的蹒跚来了,领导夹着公文包到了,主管教学的副校来了,……人们鱼贯而入,综合楼三楼的教务处,二十多平米的房间一下子涌进十多号人,一时就显得比较挤了。这里怎么填,不同年度得分可以累加吗,我这样填写对吗,审核人写谁,人们七嘴八舌,争着问问题,“你们先看清楚评比标准再打分”“以乡村教师名义申报的,抓紧时间写好有关证明”作为主持人教导主任忙着走来走去这边答两句,那边应和一句,说话间伴着连比带划手势,有的话可能重复了十多遍,今天这个地盘他做主,怎么可能不忙!

  也难怪,一年一度的职称评比,谁不急呢!早两天的文件,前一晚的通知,尽管放假前主任就有话在先——提醒有意向评职称的同志做好准备,人们还是感觉这个东西来的突然。不敢迟到,不敢怠慢,不敢早退。咨询的,找材料的,打印证明的,各做各的一份子,你不想打扰我,我也不敢怠慢你。

  “钟老师,找到了!”传来楼上阿玉兴奋的叫声,原来听说大钟要那本几年前语文老师做的校本教材,记在心上,急人所急,这话让人听着感动!“你那个综合得分一项有问题,回来一下吧”主任关心的话想起,有问题早发现就好沟通解决,不搞官僚主义,给人纠正错误的机会,不白跑这一趟!

  “你要回城里吗,等我加好油回去搭你”,阿飞接到燕子的电话,不假思索地说。“又有劳你回来一趟,我顺便带木耳回去了。”燕子提着四个袋子赶来车子处,放三袋到后备箱,有一份拿到车厢里,阿飞有点不解。门口处,“你停一下!”燕子急忙说。她下了车对守门的四哥说阿叔给你一点木耳。阿飞恍然大悟,默默地注视着窗外身材愈发不错的燕子,看着她细腻地笑,心里有些落差。“你真想的周到!”启动车子,阿飞由衷地对燕子说。

  “没有什么不可以呀,反正东西又多,一时吃不了,不如送人!”燕子浅浅谈着,一肚子话要说的样子。当听到某某老师因病去世了,燕子一脸惋惜,“真不敢相信,这么年轻!”许久不回来了,人事消息有了隔阂,原来红光满面笑意常挂嘴边的人,当过兵,参加过自卫反击战,在三尺讲台上一做就是近40年,退下来后清闲日子还没有多少天,不免让人感到遗憾。
  “你知道吗,那个廖某某早两天也火化了”这次轮到阿飞惊讶。廖某某乃阿飞高中同学,素来内向,轻声慢语,想当年“明天我还要叫你(起来回答问题)”当数学老师谢先生一说,大家心照不宣,朗声笑了,因为没有喊到自己回答问题而又能乐得看热闹。站着的他,头低的更下,仿佛认识到自己不该回答不上来羞愧地头颅要快接触到桌子,脸瞬间红到了脖子。
  前一段时间,阿飞去政府办事,廖某朝他友善地点点头,热情地张罗了几句,见没有什么事就走到前台查看其他柜台的工作情况。廖某还是那么瘦,白亮亮镜片没能给他带来半点斯文,脸上没有一点肉,肤色黝黑,尖尖的下巴。倘若把眼镜摘下来,走在大街上人们一般不会觉得他是吃皇粮的,八九不离十公认他是刚从山里出来赶圩的小老头呢!“明明是你不查,怎么怪我们政府人员呢?”一阵吼声惊动整个大厅的人,这是廖某的声音。原来一个贫困户不懂查询农业补贴要到农行查,看到别人的领到手里自己的没有,就主观认为是民政部门同志的疏忽没有办好事情,一肚子气奔到大厅里,朝年青的工作人员质问、数落。经廖某某一番理直气壮的说明,那人开始的嚣张气焰没有了,最后嘟囔着“又没有哪个告诉我嘛”,廖某某再次强调“有不清楚可以问问,但是,要讲道理,你都这把年纪了,应该是通达事理的!”看着那人悻悻地离开,人们不禁对身材单薄的廖某某投去敬佩的眼神。可惜,好人才40多岁,怎么说走就走呢?据说,当感到肚子奇痛,廖某某不得不放下工作赶到城里检查,一查结果竟然是肺肿大缘故,而且还是晚期了,没过多久就去世了。

  唏嘘之余,不禁想起一年前的任某某,才华横溢,自告奋勇不求回报回母校做励志报告,有着一副热心肠的他还亲自带队组织同学不辞辛苦,跑深山,自己泊运,亲自刺绣雕刻,给母校送来奇石,种下桂花树,敬赠山水画,知恩图报。可惜,一场车祸,夺走了本来想多做点好事的人儿,徒留下深深地遗憾。

  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人命有长有短,低贱如蝼蚁,忙忙碌碌的蚁民,只有短暂的几个月,然则它们揽河建坝,入水清碴,让人震撼。雷锋的生命是短暂的,“我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之中去”,你看看多么掷地有声。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