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 • 钟山信息网,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钟山信息网>> 文艺长廊>> 小说游记>>正文内容
分享到:
  

扶贫路上的小故事

作者:梁月超 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日期:2018-11-05 15:11:53点击数:

说来惭愧,作为一名80年代的后期产品,在县城中心长大,后到一线城市求学,毕业后第一次公考就进入市直机关,日常工作是写文件、开会、攻专业,与农村生活接触不多。单位的老领导语重心长道:“你们这批人哪!没有任何基层工作的机会!空手就来到这里,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遗憾。”

然而,随着国家对扶贫工作的越发重视,我很快迎来了人生中第一个与田园生活亲密接触的机会--与单位两个同事一同组成临时工作队到单位定点帮扶联系村扎根3个星期,宣传国家扶贫政策、入户挨个座谈、了解农户帮扶需求。

初来乍到,新鲜感当头,只觉得这个村子秋色迷人:橘红色的柿子,像一只只小灯笼挂在翠绿色的叶子间,地里有飞快略过的小动物,风吹过来,顿感秋高气爽。然而,我见田园多可爱,田园却给了我五味杂陈。

跟着潘老爹踏进屋子,才知道什么是家徒四壁:屋子的墙壁经岁月的烟熏火燎已一直发黑,昏暗的电灯映出墙上贴着几张布满灰尘的旧历画像。

潘老爹给我们倒了三碗水,说家里没什么吃的没法招待我们就开始吧啦吧啦吸起了旱烟。问他3个儿子住哪?他手一扬,指了指旁边低矮的瓦房不再吭声。问他有什么帮扶需求,他脱口而出:“钱!”

一番交谈后,我们告别了潘老爹,同行的小王转了身实地查看潘老爹口中所说儿子们的住处。回来后嘀咕:屋子是空的,没任何生活用品,角落长满了蜘蛛网。

我们到潘老爹的邻居家走访。向邻居了解潘老爹一户的情况。邻居指了指一座三层外墙淡黄色瓷砖装修的钢筋水泥楼房说,那是潘老爹和他三个儿子一起住的房子,儿子们常年在外工作,逢年过节才回家。大儿子在外面开了工厂,有门面店收入。瓦房是他们以前住的老房子。

我和同事面面相觑,不敢说话,好尴尬......

为帮助村子李的贫困户脱贫,单位筹集了一笔款购买了猪苗发放给贫困户饲养。一周后再回来发现,大部分的贫困户的猪苗长势不错。走访到一个叫余三的贫困户家中,问他猪苗养得怎么样?余三两眼发光,笑呵呵地问:“领导,那猪崽烤了以后味道真不错,下酒!什么时候再送几只过来?”

......

老兄,我觉得你援助的不是金钱,也不是手艺,而是赖在贫困里不肯翻身的观念。

摸清村子里贫困生的情况,也是我们此行的目的之一。贫困户学龄儿童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董红。这个长着圆圆脸蛋的小姑娘,据说2岁时母亲嫌弃家里穷,在一次春节外出打工后再也没有回来过,父亲常年在外打工,小姑娘则与年过七旬的奶奶一起生活。简陋的家中,最“豪华”的装修,是有一面墙贴满了董红获得的各式各样的奖状。

和董红的父亲董明电话联系后,他加了我微信。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董明是一个比我小3岁的90后,相貌还挺清秀的。

一天,在询问董明有没有回乡创业或务工的需求后,冷不丁收到董明的一条信息:我想带你去旅行。外加一个勾手指的表情包。我以为是对方发错信息,就没有理睬。第二天再上,又收到了董明发来的一条信息,内容和之前的一模一样。我回了个问号表情,很快董明回复:听家里人说你人长得漂亮又善良,经常来我家,对我家里人很好,给他们带吃的还教董红写作业,我想感谢你,带你一起去旅行。

我问他:你一个月多少工资?董明说:三千到四千左右。我又问:那你不考虑养家糊口吗?董明:没事!用完了可以刷蚂蚁花呗啊。

我哭笑不得。同行的两个同事知道后狂笑不已。此事很快在单位里传开,一度成为笑话一桩。连单位分管扶贫的领导都打趣:“小张啊,我可不主张你扶贫扶着扶着把自己扶进去哦”。

扶贫的几个星期,还遇到了很多趣事,收获了别样的快乐。比如在村子里待久了错过了回镇上的最后一趟班车,热情的村民用农用拖拉机拉风地回到镇上。比如教村子里的孩子们学会“跳房子”的游戏,临走时孩子们依依不舍,再比如徐大娘非要留我们在她家“吃节”(过节吃饭)......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淳朴和可爱,人与人之间简单纯粹的感情。

然而,贫困,却始终是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的一道影。俗话说,事有前因和今果,今天的果必是昨日种下的因。如果没有精于算计的潘老爹、不靠谱的董明和摆脱迷之懒惰的余三,如果他们能再担当一些、踏实一些、勤劳一些......是不是生活会是另一番光景?

在看看自己,为什么困在一个连自己都不满意的人生窘境中,说好的改变呢?如果能勇于步伐,多一些努力和争取,是不是一切会变得不一样?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