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 • 钟山信息网,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艺长廊>> 散文天地>>正文内容
分享到:
  

爬最陡的山 走最远的路

作者:廖超文 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日期:2019-09-13 20:09:01点击数:

  9月9日,由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广西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办的广西新闻战线“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好记者讲好故事”演讲比赛在广西广播电视台举行,来自全区新闻战线的19名新闻工作者用朴实真挚的语言讲述了一个个亲历、亲见、亲闻、亲为的鲜活故事。比赛评出一等奖3名,二等奖4名、三等奖5名、优秀奖7名。 
  作为钟山县委宣传部的一名记者,我代表贺州参加了这次决赛,并获得了三等奖。此次决赛,最大的收获就是见识了各位优秀新闻工作者精彩演讲,特别是评委的精妙点评,从中学到了许多宝贵的知识和经验。
  我曾经是一名有着30多年教龄的老师,期间当了十多年的校长,认识我的人都叫我超哥,平时爱好诗词、散文,也喜欢歌曲创作。
  走上记者这条路有些偶然。2011年暑假,我听说钟山县公安镇吉塘村的一位青年在镇上办起了一家铝合金工程部,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别人都外出打工挣钱,他却在家门口就能淘到金子?带着好奇,我拿起“傻瓜”相机,首次尝试新闻采访。我的第一篇通讯《农村娃是如何炼成铝老板的》就这样诞生了。没想到,这一开始就收不住脚步,后来就当上了记者。
  8年的采访历练,我深深体会到,好稿子是用脚“踩”出来的,走进基层,才体会劳动者的酸甜苦辣;深入乡村,才能聆听老百姓的心声;倾注真情,新闻作品才接地气、有温度、有情怀。趟过齐腰深的洪水采访抗洪救灾的事迹;冒着高温走访贵广高铁建设工人;骑上摩托车奔赴两安瑶族乡拍摄动车飞过瑶寨的情景……只要有好的新闻线索,哪怕天气再恶劣,也阻挡不了我采访的脚步。
  为了挖掘典型人物的先进事迹,我经常“三顾茅庐”深入采访,力求写出最感人的故事。采写清塘镇英家村女孩陈春林“背父上学”的事迹,我多次到钟山县第一中学和陈春林的家乡英家村等地进行采访,写出《最美孝心女孩“背”父上学》《爸爸在,家就在》等系列报道,在社会上引起强大反响。随后,陈春林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贺州民间慈善协会帮助陈春林把老家居住的危房推倒重建,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纷纷给予资金上的支持。就这样,陈春林不但顺利读完初中和高中,还考取了华中师范大学,她的事迹也因此传遍全国。
  《山道上的“马帮夫妻”》,讲述的是钟山县农民陶仁梓和妻子12年来用6匹马驮出200座信号基站的传奇故事。贺州251广播电视发射台地处钟山西山岭顶峰,山高路陡,车子上不去,运送物资只能用马来完成。“马帮夫妻”除了负责这个基站的物资保障外,还跋山涉水辗转于八步、昭平、阳朔等6个县区,为建在高山上的远程信号基站运送各种器材。为了挖掘人物最感人的细节,我跟着他们爬高山、涉险峰,忍受着毒苍蝇和毒蚊虫的叮咬,花了整整三天的时间,往返于西山岭简易工棚和通往西山岭顶峰的陡峭山路,用镜头记录了这对马帮夫妻跋山涉水、险象环生、风餐露宿的生活,见证了他们陡坡遇险惊心动魄的场面。             
  报道发表后,我把链接发给了故事的主人公陶仁梓,他回复说:“老师,干我们这一行的,好多人都瞧不起,再苦再累只能默默忍受,只有您最理解我们,您的支持给了我们最大的动力,让我们懂得这份活还能造福他人。”虽然只有寥寥数语,却极大地震撼了我的心灵。那一刻,我第一次找到了当记者的意义所在。原来,在你为他人点亮生活的同时,别人也点亮了你的生活!
采访中,我和广大群众特别是先进典型以及许多农村致富带头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先后推出广西种粮大户、全国青年致富带头人廖其智,第五届全国孝老爱亲道德模范、第20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第十三届“中国大学生年度人物”陈春林,全国“最美家庭”的覃小荣家庭等一批先进人物的事迹。
  8年来,我在市级以上报刊发表涉及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的文章1000多篇,总字数达100多万字。其中,通讯《大田村整容记》获中国城市党报新闻奖三等奖;《莫道桑榆晚,夕阳情更浓》《但使满园桃李艳,何愁两鬓雪霜添》获2015年全国“老龄新闻宣传好作品”优秀奖;《七彩乡村》在中国长寿之乡绿色产业发展委员会举办的2017年第一届“长寿之乡杯”摄影比赛中获优秀奖;《瑶山深处有大爱》等4篇作品及两首原创歌曲入选作家出版社《圆梦花山》一书;《“有机农夫”落户钟山》获最佳扶贫新闻奖……连续7年被评为贺州日报社、广西日报社优秀通讯员,获《贺州日报》《今日贺州》十佳通讯员、当代广西杂志社最佳通讯员、新华社广西分社优秀通讯员等荣誉称号。
  如今,我已是一个既当爷爷又当外公的人了,出门小的哭、进门大的哭成了我的生活日常。白天到乡下采访,赶回家里往往天都黑了。但即使工作再忙,我也要挤出一点时间陪三个小宝宝背古诗、唱歌跳舞、玩游戏。
  为了在第一时间把稿件写好,我经常加班熬夜。妻子知道我忙,不但包揽了家里的所有家务,还承担着照顾三个小孙子的重任。“过几年你就要退休了,整天拼命熬夜,身体会跨的。”看到我整天熬夜,妻子少不了这样的埋怨。然而,埋怨归埋怨,每天晚上赶稿子时,她总会给我端上一杯热腾腾的红枣枸杞茶。看到妻子因操劳过度日益增多的缕缕白发,我的心里就堵得慌,总觉得亏欠妻子太多、太多了。
  现在,我觉得已经深深爱上了记者这个职业。有时候我会问自己:教书育人,写文章激励人,哪个意义更大呢?其实,我心中一直也没有一个答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爬最陡的山, 走最远的路,从校长到记者,我从不后悔!

参加广西新闻战线“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好记者讲好故事”演讲比赛决赛

颁奖环节

获奖的喜悦

采访洲际拳王韦宪钱

在西山岭拍摄雪景

镜头里的荷韵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