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 • 钟山信息网,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钟山信息网>> 文艺长廊>> 社科博览>>正文内容
分享到:
  

漫谈流行在钟山民间的师公法事习俗文化

作者:黄奇昌 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日期:2016-01-15 08:01:35点击数:

      地处广西桂东南的钟山县是一个集汉、壮、瑶民族长期杂居在一起的多民族地区,该地区历史久远,民俗色彩浓厚,宗教文化盛行,其中佛教信仰就是其习俗文化的一个重要内容。在当地民间,无论生老病死,婚嫁葬丧等都要请师公做法,通过各种“道场”娱神慑鬼,以求人间平安,因而造就了师公法事习俗文化在钟山县民间的流行。
        一、师公班子与职业属性
       人们所说的师公其实就是道公,也叫“道士”,而钟山当地土话音普遍称其为“筛公”, 其法事活动属佛教流派。
       师公从事法事活动常常要组成班子,而且是临时性的。作法班子有大有小,大道场时,班子一般要有4-6人。如两年前,著名的公安镇里太村“寨龙蘸”,就属于大道场,设坛作法达两天三夜之久,师公人数就有8人之多;若属于小道场如孩童寄名、祖坟迁移等一般有1-2人就够了。
        师公属于半职业性神职人员,平时参与生产劳动,生活行为与普通民众并无区别,只有当民众有做道场的需求时,他们才披上道服,戴上道冠,真正进入职业角色,此时,他们的言行举止、行为方式就要与普通人不同了,因为,道规道戒是他们必须遵守的职业原则。
        二、繁琐而神秘的“度戒”仪式
        要成为师公必须经过严格的传授仪式,这种仪式称“度戒”,意思是被传授的人必须遵守道教戒律。在当地,度戒仪式一般有“上刀山”“下火海”和“过天山”等三种。然而,不论是哪一种度戒仪式,都带着惊险而神秘的色彩,从其惊险、神秘和用时长短的角度排名,“上刀山”为首居,“下火海”为其次,“过天山”为最后。
       所谓“上刀山”(也称“上刀梯”),就是在度戒仪式过程中,由原师引领被“度”者攀上由长刀架成的刀梯顶峰,然后再依次从刀梯顶峰走下来的过程。这个仪式过程是很漫长的,从“接圣上奏”开始到仪式活动结束,常常需要一整天的时间,“上刀山”其实只是仪式中的一个重要看点,仪式进入到这一步,就等于是活动的高潮了。“上刀山”是惊险而神秘的,说它险就险在整个“山”由九把锋利的长刀架构而成,且刀口朝上,被“度”者必须在原师的引领下打着赤脚走过锋利的、令人胆战心惊的九级“刀梯”。说它神就神在走“刀山”的人一个上下来回竟然做到毫发无伤、安全着陆。——这就是“上刀山”的惊险和神秘。
        所谓“下火海”(也称“过火坑”),就是度戒仪式过程中,由原师引领被“度”者走过一个由熊熊炭火堆集起的一处火坑的过程。与“上刀山”相比,“下火海”也有同样的惊险与神秘之处:当被“度”者在原师引领下打着赤脚、缓步走过浸没脚背的熊熊火炭时,也竟然做到毫发无伤、安全度“海”。而不同的是,“下火海”仪式时间相对较短,有半天就足够了。
         所谓“过天山”(也称“过横桌”),就是度戒仪式过程中,由原师引领被“度”者走过一个由数张桌子架起的、形似“小山”一样的过程。“过天山”虽然有些惊险与难度,但与“上刀山”“下火海” 相比,不致于那么繁琐,仪式用时也不长,两至三个小时即可完成任务。
         师公要举行度戒仪式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因为,即使是进行像“过天山”这样较小的仪式,费用也是不少的,加之度戒仪式隆重而排场,所以度戒者本身大多都无力承担仪式费用,好在度戒后的师公是全心为民众服务的,所以活动费用一般通过“化缘”来筹得。在当地民间,凡是遇到这项“化缘”的捐款,民众都积极捐助,穷则少捐,富则多捐,总之,没有哪一户人家不愿意捐助的,只是捐多捐少而已。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笔者曾目睹过一次在公安镇民间举行的师公度戒仪式----上刀山,观赏了“上刀山”那个惊心动魄而又无比神秘的过程,见证了当时当地第一位经过“上刀山”度戒仪式而产生的师公。据说,这场度戒从“化缘”筹费到仪式举行就将近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全部耗资高达近万元。
        三、“正师”和“白师”
       师公有“正师”和“白师”之分。 经过“度戒”的师公,曰“正师”,否则算“白师”。正师由于历经度戒传授,所以拥有印章(有印章的师公才有法力,就如同公章象征着一种权力一样),同时也拥有经文和咒符,民间的大道场、大法事只有这些拥有印章的“正师”才能够领事 (指接活)。而没有历经度戒传授的“白师”是没有印章,也没有经文咒符的,所以他们参与道场作法活动只能算作“跟班”的角色罢了。一般而言,白师是不能领事的,只有当事主在确实找不到正师的情况下,才请他们做一些诸如“收惊”(给受惊吓的小孩定魂)“袪邪”(给遇上霉运的人驱逐邪气)之类的小法事。
          四、民众眼中的师公职业
          获得“正师”称号的师公,自然成为人们的首选,成了名副其实的香饽饽,因为民间的大事小事、红事白喜时常要请到他们,如:祛邪化灾要请师公,新郎烛化要请师公,亡灵超度要请师公,移葬迁坟要请师公,打蘸祈福要请师公……总之,凡与祈福化炎保平安有关的一切活动几乎都要请到他们。这样一来,师公的日子就变得繁忙了,每逢黄道吉日,他们经常要做数场法事,东村刚撤场,马上又要奔赴到西村去了,恨不得自己有个分身之术,而这样的事情,有时却是连续的,昨天刚在张家办一个小孩“还楼修花”的道场,今天又要到李家做“超度亡灵”的丧事了,以致于有些民家的小事情根本就无法顾及,只有让“白师”来应急。
        师公虽忙,但报酬却是丰厚的,因为每做一场法事,除了跟主家约定一个总体价钱外,还可以收取在法事过程中添加的各种利是和白米。一般来说,每一种不同的法事都有一个相对固定的价格,如果是给当地人做的,收费则相对便宜,原因是报答当初“化缘“时踊跃捐助的民众,若是给外地人做,收费就要高出许多了。于是,师公每一次出征回来,尽可以收获不少的钱粮。一年下来,其收入可以顶得上普通农民四五个人的收入,生活过得较殷实。
         然而,尽管师公职业收入不菲,但干这一行的人却并不多,除了难以承办“度戒”这种费钱的仪式外,主要原因还有如下几个方面:
        一是“劳累说”,即师公职业本身就是一个较劳累的职业,不论乱风下雨,也不管远近亲疏,只要有人叫到,就必须答应(除非安排不过来),不能无缘无故地予以拒绝。据说,这一条也是师公在度戒时定下的戒律。加之民间大事小事多,师公人数又少,几天几夜连续作法不停歇的事情是经常遇到的,这样的煎熬是一般人难以承受的。
        二是“卫生说”,即师公职业还是一个不太卫生的职业,道场作法,烟熏火缭,乌烟瘴气,长时间泡在这样的环境里,对身体健康显然是不太有利的。再说,如果做的是喜庆类的法事,心情还好受点,如果做的是丧葬类法事,整天都陪伴在死人的身边,这厌恶感便不好消除了。
         三是“约束说”,即师公职业又是一个很受约束的职业,每一个成为“正师”的师公,只要披上道服,戴上道冠,就要受到道规道戒的约束。如:无条件地答应民众的道事应邀;道场期间无论时间长短,中途皆不得解手;法事用餐必须严守“禁荤”戒律(白师却不作此论)。还有诸如法事期间无论天气多热都不能随意脱下道袍道冠,更不能随意跟着他人说说笑笑等,这种压抑式的约束也是常人难以承受的。
        四是“沿袭说”,即师公职业还是一个需要世代沿袭的职业,当地人把其叫做“桐油瓮”,意思是说,家族里只要有一人当过师公,那他们的儿孙世代就要有人把它承袭下来,否则家族不宁,这种沿袭就像个桐油瓮一样掉进去也就出不来了。所以,尽管师公职业收入不薄,但平常人却不愿承受“世代沿袭”的风险,除非命里注定,无可奈何而为之。
          还有,师公归驾后,丧葬处理也是极其麻烦的。
          首先,师公的丧事必须做得隆重而彻底,仅打蘸作斋就不得少于两天两夜,说是如果不通过隆重法事安抚好附着在亡灵魂上的“兵马”,日后就会招致“兵荒马乱”的搅扰,导致家族乃至整个村庄上的人都不得安宁。
          其次,师公的葬地也要进行严格“戒严”,即在距坟墓周围一丈二尺处要用插有咒符的竹签围上,以防“兵马”乱跑而伤及路人。据说,如果有谁在死者下葬七七四十九天内误闯“禁区”,则必然会招致师公的“兵马”袭击,轻者致伤,重者死亡(不过,这也只是“据说”而已,毕竟无人敢冒险以身相试而加以验证),只有过了四十九天“戒严”期,进入者才会安然无恙。
         五、师公法事的民俗意义
         在当地民间,请师公作法的事情是比较多的,但无论进行哪一种法事活动,其根本目的就是祈求消灾化难,永生平安,这就是师公法事活动的民俗意义。
        祈盼小孩无灾无病,平安成长的法事活动主要有:
        收惊定魂――就是给因惊吓而导致烦燥不安的小孩所做的法事活动,说是经师公念诵经文,赐戴咒符后,小孩即可心神宁定,消除烦燥。
        寄名托付――即是给命有“残缺”(指命理五行不平衡)的小孩作以“寄”补救的法事活动,俗称“寄名”(有寄人、寄树、寄石的)。“寄人”即帮助孩子找个名义上的养父或养母寄托;“寄树”“寄石”即给命中缺“木”或缺“土”的孩子找棵大树或山石作依靠,以保孩子平安长成。
        还楼修花――就是给命带“神煞”的小孩作消灾除难的法事活动,说是命带“神煞”的孩子容易招灾,需师公为其作法把“花修整”,方可消灾除难,确保平安。
       祈盼家庭幸福安康、吉祥富裕的法事活动主要有:
        定宅安龙――给居住多年的住宅作法事叫“定宅安龙”,也叫“打安龙蘸”,说是住宅因居住时间太久,龙气衰颓,龙神不宁,需师公作法以安定龙神,转旺家宅。
       祈盼亡灵安然脱俗,步入仙乡的法事活动主要有:
       亡灵超度――把亡灵送入仙乡的法事活动称“亡灵超度”,说是人死后,其魂魄必须送入天堂方可安息,否则会无依无靠、四处流荡,搅扰活人。
        送童源洞――给未成年的亡魂作法事,称为“送童源洞”,说是“童源洞”里有其童年伙伴,把亡灵送入童源洞才可让其过得快乐安然。
         净身超度――给非正常死亡(如摔死、烧死、溺死、车祸等)的亡灵作法事称为“净身超度”,法事中,需要多加一项“过火坑”程序,说是为其“净身”,如果不通过净身,污头垢脸的亡魂将不会被天堂所接收。
          鸣山呼龙――给久葬多年的祖坟作法事,称“鸣山呼龙”,说是该祖坟风水原本就好,只是由于葬的时间久了,脉气过了,因而影响风水灵气。需师公作法给其增添新的“脉气”,以求再度崛起、兴旺发达。
          祈盼村寨兴旺,民众安康的法事活动主要有:
         寨龙蘸――为村寨恢复已经衰颓的“龙气”而进行的法事活动称“寨龙蘸”。说法与“定宅安龙”相似,只是法事规模要远比“定宅安龙”大得多。
        寨主蘸――专为寨主神作的法事活动称为“寨主蘸”。说是寨主神专司全村人丁、六畜,只有敬重寨主,才能力保人丁发达,六畜兴旺。
        此外,不同的村寨还有不同名目的打蘸社斋活动,如“寺庙蘸”“入佛蘸”“木铃蘸”等,不一而足。
        六、民众信仰的观念变化
         尽管师公法事名目繁多,民众信仰五花八门,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时代的变迁,这种信仰文化也随之有所改变,与三四十年前相比,呈现出如下的变化特征。
         首先是民众“择师”有所变化,先前,民众的大事小事一般应以请到“正师”为首选,现在,这种情况就不那么计较了,除大道场(如寨龙蘸、寨主蘸) 等必须要请到至少一名“正师”外,其余法事皆不作此论,只要能“做事”,任何“白师”均可组团登场。
         其次是师公戒律有所松动,先前,作为“正师”的师公对道规戒律是极其遵守的,如“禁止吃荤”等,而现在的正师,他们在法事活动中也可以随意与常人一样大碗喝酒、大快吃肉而不惧忌讳 ,正所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还有就是法事时间可以缩短,先前,每一场法事必须按照既定的程序毫无遗漏地做下来的,如“亡灵超度”,其程序就有:奏报—接圣—开眼—引渡—过奈何桥—破壶—解麻—送入地府—升上天堂—送圣”等数场佛经,若如数做下来,就是整整一个通宵。而现在要做这场法事时,多数只做一个半夜便收场了。
         这就是流行于钟山民间的师公法事习俗文化活动,尽管名目繁杂、变化多端,但有一样是不变的,那就是人们祈盼幸福安康、富贵吉祥的善良愿望始终永恒。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