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 • 钟山信息网,今天是

廉政漫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艺长廊>> 社科博览>>正文内容
分享到:
  

从“语不惊人死不休”论村上春树的作品

作者:钟振华 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时间:2016年07月13日点击数:

  人这东西怕是以记忆为燃料活着的,至于那记忆在现实中是不是重要,对于维持生命来说好像怎么都无所谓,仅仅是燃料罢了。
  ——《天黑以后》

  村上春树的《天黑以后》,篇幅较短,18章,不到三天我就看完。它的故事发生在冬天的东京,时间跨度很短,从深夜23:56到次日6:52,共选取了27个视点、10个场景,••••••天黑以后,他们的故事被来回穿插叙写。在“视点”下,都市中的光景,村上玛丽、高桥、小薰••••••各色人等在夜幕下依次登场。每个人怀有的秘密和孤独逐一展现。
  村上的作品中不乏对生理现象和性的描写,但他的那些描写,全无情色的意味,都表现出人性的自然和真实,文字的态度认真而坦诚。如高桥和玛丽在路上散步即将结束时:高桥在旅馆门口驻足,一反常态地用严肃的眼神从正面注视着玛丽的脸。“有件事得向你坦白。”“什么?”“其实我心里想的跟你一样。”他说,“但今天不行。因为我今天穿的内裤不够漂亮。”玛丽愕然地摇头。“这种无聊的玩笑能不能别开?让人觉得累得慌”。高桥笑道••••••
  作者描写的现象,不是梦境,不是隐喻,正是我们眼前的现实。很多看过村上作品的人都会发现它们都有一种很真实的现实性,真实却又有点难懂。需要结合所处的时代背景去解读。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也可能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困境,换句话说,我们可能生来就是处于困境的,为了拜托困境,我们会用很多能用的方法。会无奈,会渴望摆脱。人类的自私到底有多深?什么善恶的标准?社会正在向一个怎样的方向发展?天黑以后说了很多,一个看似非常普通的人甚至一眼看去根本没有什么特点,根本没有人记得的一个人,却做了让人想不到的事,纵然他还是一位办公室的高层人员.......
  我喜欢村上对话描写的简洁了当,对话中穿插一句动作描写或神态、环境描写。所用的贴切的形容和比喻也独具匠心。原本无关的两件事物,在他的描述下有着细小而微妙的联系,让人觉得神奇。如在《天黑以后》中他对高桥初次出场的的描写“极其普通的青年。感觉上好像是迷了路的,性情温和但不太机灵的杂种狗。” 在他笔下某些贬义的词语都显得中性而不具攻击性质。还有久不久用一些重音词语、短句,以示强调。
  叙说像看电影一样的,自然是村上春树那样的叙事手法,在写到爱丽睡姿的时候,更是直接将读者的思维想象成了一个摄像机,引导这读者的视角,人物显得栩栩如生。缓慢移动的镜头感,叫人仿佛就是在看一部电影。作者不紧不慢的道着,我们便也不慌不忙的看着,一切细节一切细腻的情感,在字里行间缓缓流露,思绪便沉沉的滑进故事里的世界去了……
  《大萝卜和难挑的鳄梨》收录村上春树的52篇风趣随笔,配以画家大桥步的52幅美丽插画。村上以幽默的语言写下蔬菜的心情、关于大萝卜的怪谈、挑选好吃鳄梨的超能力、和海豹接吻的感觉……囊括了形形色色的有趣话题,被誉为“日本最好喝的乌龙茶”。以前只是听说而已,渐渐地,我喜欢上了村上春树,喜欢他的叙述风格,简洁精当,段落分明,详略得当,一个随笔分前后两个部分,各有四五个或长或短小片段,形散神不散。
  《大萝卜和难挑的鳄梨》中有最有趣、最真实的村上春树,平淡得恰到好处的笔触,描绘出耐人寻味的生命细节,让人发现在日常生活中忽视的有趣的东西,找回遗忘许久的自己。真是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的眼睛,普通平凡的世俗生活也有可圈可点的地方,只要你有心留意足矣,人啊,不就是这么过来的吗?
您要是说“那又怎么啦”,我也无言以对。——此话来自本书每一篇文章后缀的“本周的村上”,用在这里,正好。给人意犹未尽感觉,不是吗?既然说到了“本周的村上”,真是绝妙的构想:村上用一句话描述一种状态,或“托马斯•曼和卡尔•荣格同岁嘛”说明他正在研究德国的两位大咖,或“白色情人节的回礼,我连一次都没送过,会不会有报应呢”说明日本的一种流行,或“我家附近立了块牌子,上面写着‘我们城市不需要形迹可疑者’。可猛然这么一说……”作家的一种社会关怀表露的淋漓尽致,此时无声胜有声,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它们虽然与正文无关,但是,这个小零碎小细节让正文姿态更加优美,不是吗?
  您要是说“那又怎么啦”,我也无言以对。幽默外透出冷硬峭拔个性。一本《大萝卜和难挑的鳄梨》全都是一些以我们的标准没有必要写成一篇文章的事情,比如,什么蔬菜等同于不追求梦想的人(《蔬菜的心情》)、大浴场里跑步的人体型都是一模一样(《说说体型》)、喝海豹油如同与海豹亲嘴(《海豹之吻》)、调制鸡尾酒需不需要天赋(《美味鸡尾酒的调法》)……都是平凡的人在平凡的生活中一闪而过的瞬间,就因为村上君是一个著作等身的作家,就可以将这些没意义的事情敷衍成篇先散见于杂志,这还不够,最后还成了一本书,竟然被译成中文分别在台湾和大陆出版!这里不排除名人效应因素,但是它的被人追捧并非空穴来风。这让人想起通俗易懂风格的白居易诗风,据说他是一写出文章先拿给老百姓品读,一有不懂马上修改。
  从欣赏语言角度来看《大萝卜和难挑的鳄梨》就写得很有意思了。

 

收藏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