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 • 钟山信息网,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钟山信息网>> 文艺长廊>> 散文天地>>正文内容
分享到:
  

回家的路

作者:班忠献 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日期:2016-11-15 09:11:54点击数:

  今年回老家的时候,大家都在忙着杀猪,做扣肉,做蛋卷的时候,我抽空一个人开着摩托车去了一趟小时候抓鱼的河。
  冬日里草木凋零,落叶纷飞,路边的杂草布满了灰尘,风一吹扬起层层暗黄的空气。山路还是那样,弯曲、陡坡。细长的黄土路上一辆车都没有,满目的坡坡岭岭,山峦如斯。安静得只有鸟叫和空旷地里传来的回响。半山腰的公路直通山里的一个寨,我只走了五分之一的路程。到河水与公路交汇的地段,放眼望去,那是一条河流吗?简直就是一条被滥采乱挖后的小溪流,千疮百孔。冬季了,水依然是清澈的,看着这从山涧流转出来的溪水,曲折的延伸向村尾汇入南盘江的小河,童年拦河抓鱼的时光又浮光掠影般闪过脑海。可惜那纯净和山河与这倒不回的时光一样只能存在岁月够不着的高处,无法复制和粘贴。但是那路却一直不变的依存在千变万化的时空里,让人追随着它去寻找记忆,搜索过往,像记忆的纽带一样顺藤摸瓜牵出一摞摞往事。
  那夜8点从南宁坐直达隆林的班车 ,到高速隆林高速路出口下车。隆林至百色高速路隶属汕(头)至昆(明)高速路一段,从田林方向就拐进昆明。高速路出口直通隆林还差几十公里,那是一级路。而高速路过我们那小镇的后面宛如一飘带悬挂在云贵高原的半中央,穿越三省区交界的隆林各族自治县。下了高速后,有不到三公里的公路才到镇上,才到家里。而每次回家,这段路是要坐摩托车的。我每次回家下了高速都是晚上的居多,老弟们就早早开着摩托车来到路口等我。
  那一夜1点多,下了班车,坐上三轮车,因为人多只能坐三轮。坐在后面往回看,皎洁的月光下一段弯曲的公路直白的躺在山与山之间。看得见路边的树,树影倒射下来的月光把公路装饰得影影绰绰。我在想我就是沿着这样的乡间路从坐摩托车到汽车到火车,走出这个养育我二十几载岁月的故乡。而每年年关岁末,我又背着大包小包坐上火车换乘班车最后搭上摩托车返 回家乡。公路一直像一根思乡的绸带环绕着我,牵扯着我,不停地延长着这美丽的乡愁。
  第一次背着行囊走出小山村是2005年。 那年的9月,20岁的我坐了一夜8个小时的汽车到达首府南宁,奔赴那个后来我怎么也想不到会在那工作定居的贺州市。而从南宁到贺州依然需要8个小时,这求学的路也太漫长。转眼10年过去了,我也在这条路上来回穿梭几十次。山路、二级路、一级路、高速路、高铁,路变得越来越快,时光却在路过的风景中变得越来越慢。桂西北的连绵群山,桂东的矗立石山,从我求学的路,回家的路上,从车窗外飘移。看山,看路成为我打发旅途困倦的风景。
  最漫长的路要数回家的路。在外忙碌一年了,不论收获如何,不管风吹雨打,能赶上回家的班车,那车轮徐徐开动的那一刻是最幸福的。因为这意味着不久就可以回到自己阔别多日的家乡,那里有最亲的人,最美丽的风景,最熟悉的玩伴。所以不论回家的路多么艰辛和漫长,心里始终洋溢着幸福。虽然幸福,但是等待到家的那时刻确是心急如焚,甚至焦虑和不安,因为每过一个山坡就以为到了高速路出口,看着路标,里程慢慢缩短却久久不到。
  有一年回家,冬雨冰冷,一个人去超市买了特产塞进大包小包赶路,车窗外雨雾朦胧,挡风玻璃上的雨刮在不停地来回刮动着。看不到路标,看不到山脉,只能估摸时间。准备到家时给老弟打电话叫他来接,结果让他在路边的棚里等了40分钟,寒风刺骨,回到家一身湿漉漉。
  而路途也有开心的时刻,前年过完春节从隆林开往百色的汽车上,优美的音乐在车厢内飘荡。车窗外,满山土岭的野花、木棉花芬芳吐艳,红透整个美丽的春天,把人的心情染得似春花怒放般舒畅。车子在新修建的高速公路上平稳的行驶。这也让人想起《人在囧途》里牛耿引着大家唱《有钱没钱回家过年》的情景一样。从故乡开往异地的路途上美丽的依存,好像奠定了我这人生的路也顺风平畅一样。在这一年我的很多事都很顺利,完成了人生转变的很多重要过程。
  回家的路,一个人,习惯了孤独,思想就会在想象的空间维度里散发。想着家里什么时候杀猪,什么时候吃到冒着腾腾热情的粉嫩红肠,想着和表哥表弟一帮兄弟朋友围炉喝酒,猜码,想着夜晚的乡村码声响起,喝多了就谈着过去的事,谈到谁谁以前怎么样。轮流喝酒,谁跟谁比用筷子刮平连喝了五碗,醉了还TMD去泡妞。
  现在好像回家的心情没有那么急切了,可能是今年回去了几次,也可能是因为时光从心里飞快地溜走,那感觉还刚年初就到年末了,得赶路了。总之,这回家的路是不会变的,变的只有路边的风景和流走的时光。
  今年又准备得赶路,这回家的路飘溢着故乡醇香的米酒,纵使醉过千百回,也回味无穷,延绵不绝。那渐行渐远的山路,那笔直美丽的高速路也像我的人生路一样,路途风景 千变万化,驶向的目的永远不变,那就是家。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