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 • 钟山信息网,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艺长廊>> 散文天地>>正文内容
分享到:
  

写意岭南小城

作者:班忠献 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时间:2016年12月16日点击数:

  在岭南腹地,巍巍萌诸之麓,钟山恰似一个睡眼惺忪的少女在晨曦之光中醒来。初春的阳光,仲夏的雨露,在这片红色大地上播洒恩泽。大自然的馈赠让这里充满了无限写意空间,崛起的绿色钟山更是艺术家们描摹这片山水的灵感源泉,然而更为丰沛的收获要数灿烂之秋后那片硕果累累的金黄。
  
钟山是广西闻名的革命圣地,革命的光辉至今仍照耀着钟山前进的道路。如今,当你踏上这片神圣的土地,一幅“森林繁茂,花果飘香,鸟兽悠然,人民乐享生态红利”的画面会在你眼前徐徐展开。
  
带来这场山川巨变的绿色革命始于2011年。这一年,钟山提出打造“广西特色农业示范县、两广旅游黄金节点”的目标定位。5年来,从广西革命圣地,到创建中国长寿之乡,钟山走出了一条“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相融相生,红色文化与生态文明交相辉映的绿色崛起之路。

红色记忆

  2016年7月1日,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之际,在钟山县英家,一座伟岸挺拔、气势恢宏的广西省工委历史博物馆正式开馆,并免费向观众开放。这就像一扇缓缓打开的大门,向世人展示曾经在钟山发生的红色历史。
  
1942年7月桂林发生了反共“七·九”事件,中共广西省工委遭到了严重破坏。为了保存革命力量,广西省工委书记钱兴决定将省工委机关转移到英家,并在英家度过了艰苦卓绝的五年。五年里,在当地群众的掩护和支持下,中共广西省工委在英家领导了全广西的地下革命斗争,保存和挽救了中国共产党在广西的地下党组织,发展壮大了党的力量,恢复了与党中央的联系,领导和发动了广西人民开展敌后抗日游击战争。1947年6月5日,震惊广西的武装起义——英家起义,打响了广西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武装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揭开了解放战争广西各地革命武装斗争的序幕,为中国革命取得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
  
为缅怀革命先烈,宏扬革命老区精神,自2012年起,钟山县依托英家厚重的革命历史文化,开始筹备建设中共广西省工委历史博物馆。项目总投入2100多万元,其中博物馆建筑工程投入970万元;馆内陈列展览设计及布展投入839万元。新建成的博物馆建筑格局恢弘大气,收集了800多张图片,20多万字的历史资料,100多件文物,运用声光电、蜡像、实物等方式,将广西省工委转移到钟山英家后的艰苦斗争史还原展现在大众面前。
  
在广西省工委历史博物馆内,大量的油画、雕塑、革命文物和图片资料的展览,再现了上世纪四十年代英家起义的壮丽画卷。博物馆展示形式新颖,借助多种展示手段,使受教育者感觉仿佛超越时空,回到战火纷飞的战争年代,受到一次“血与火”的洗礼,有力地增强了廉政教育的感染力、渗透力和影响力。

绿色崛起

 
  
从钟山县城东北行走5公里,便来到生态怡人群山环抱下的杨岩村。屋顶青瓦白色墙,屋内雕花木梁柱,别具一格的桂东北古民居错落有致,掩映于绿色田园中,绕村“柏油”路交错纵横,穿插在村内老宅间。湿地公园、香樟公园、鱼峰山公园,在一个小小的村落里竟然布局了三个公园。村子依坡傍水而建,几十幢民居静伏在石山周围,从远处望去,房连房,檐连檐,清一色的青砖灰瓦,大气恢宏,古朴凝重,整个村子布局严谨,规划合理。这里古民居仍然保留有明清时庭院的特点,有大门、天井、台阶、厅堂,以及两侧的厢房。建筑格调古朴典雅,既有微派建筑异曲同工之妙,又具有明显的岭南风格。更让人惊奇的是它经历了几百年风雨剥蚀,依然韵味凸现,这里的古建筑富有鲜明的地方特色,建筑艺术和空间布局和谐完美,处处体现出一种以人为本,天人合一,耕读传家的美好愿望。近年来,钟山县倾力打造生态乡村示范点,在这座古老与崭新相依,历史与现实辉映的生态村里,处处散发出红色旅游与富裕的新农村气息。
  
龙泉潭水清似碧玉,环村绿道一步一景;龙岩石峰壁立千仞,窖藏陈香萦绕于身……漫步在钟山县生态乡村珊瑚镇龙岩,独特的乡村景致应接不暇。茶余饭后,村民三三两两,或休闲或嬉戏,自得其乐;往来之间,游客成群结队,或赏景或留念,陶醉其中。现在,品尝陈酿、徒步攀岩、泛舟溶洞——已经逐渐成为龙岩“一村一品”的新特色和推进生态乡村建设的新产业。
  
这些只是钟山县打造生态之城,实现绿色崛起的生动缩影。2015年8月31日,第二届“中国长寿之乡”广西·钟山授牌仪式暨新闻发布会在钟山县举行,钟山县成为广西第23个获得“中国长寿之乡”称号的县份。
  
如今,当你徒步行走,漫步在钟山县城或郊区。满眼披绿,道路循环交织,大大小小的城市干道干净整洁。每条路的两旁,葱绿的行道树、明亮的路灯,映衬着高楼大厦数不清的脚手架以及来来往往的车辆。规划建设中的“河东新区、高铁新城、产城融合生态新城”,犹如一张巨大网络,不断拉大钟山城市框架,绿阴平畴间一个个火热的大工地在施工,一个绿色生态新城,宜居幸福之地正在桂东大地悄然崛起。
  
步入火红的金秋,丹桂飘香,贡柑溢汁。一串串丰硕的贡柑挂满枝头,压弯树枝,在微风轻拂下摆动着饱满的身躯,仿佛在向世人招手。这些金色的果实,映衬在农民洋溢着丰收喜悦之后的灿烂笑容里,定格成一幅脱贫奔小康的幸福画面。贡柑是钟山县的传统名优农产品,以其皮薄肉脆、清甜蜜味、入口清爽、无渣少核而成为历代皇朝贡品。近年来,钟山县因地制宜调整农业产业结构,把发展贡柑种植作为帮助农民致富的“重头戏”来抓,通过典型引路,示范带动,政策驱动,促进全县贡柑生产的发展。                     

小城故事

  掐着手指头算,我从地处滇黔桂三省区结合部的桂西北小城隆林,来到处于粤湘桂三省区结合部的桂东北小城钟山已有两年半时间了。从一座小城到另外一座小城,变化的不仅仅是地图上从桂西到桂东地域坐标的挪动,故乡的情愫也会从心灵深处随着生活的烟火而发生改变。因为人在这里,生活在这里,情感和灵魂也会深深的融入这一片温情的土地。记得第一次来钟山是2006年2月,那时还在读大学,跟着一位家住钟山红花镇的同学去他家“惯节”(即过节)。那时候钟山在脑海里的印象就是在车上漂移的风景,完全没有印记。也是从那时候起,我开始知道了钟山把过节叫“惯节”,也第一次喝油茶,那味道特别像喝鸡汤一样。我想茶本来是清香的,怎么还加了油盐呢。
  
来到钟山工作之后,我才知道县城里大部分还是以桂柳话为主,在乡镇以本地土话为主。在我的家乡也是讲桂柳话,所以在广西内,感觉自己还是在故乡。后来的日子,在慢慢的融入和接触中也才知道,其实在钟山还有大部分是外地人讲普通话,还有客家话、瑶话、壮话,多种语言汇集的地方。所以,这个地方也显得很开放包容,不会有太大明显的地域习俗,城市排外的个性。因为工作原因,也走过一些城市,包括广西区内的地级市,有些城市,当你用普通话跟那些商家交流的时候,他们就会因为你不会讲本地话而用异样的眼光来看你。这深深刺痛外乡人的心,而在钟山你不会有这样的“待遇”。所以那句“上海是上海人的上海,深圳是全中国人的深圳”深刻诠释了城市排外与包容的内涵。
  
有一次,我住的楼房水龙头坏了,水一直滴个不停。我赶紧用塑料袋把水龙头绑起来。然后用自家的小板手拧住水龙头。谁知那水管年久生锈,水龙头断裂。水注顿时哗哗直流。我无计于施,只得跑到门卫处,寻求帮忙。门卫叔叔给了我一个电话说叫他帮你看看。我刚打完电话不到五分钟就见住在我楼下的一位叔叔扛着两个大板手和工具箱来到我家里,十分钟就把水管修好了。我非常感激。他临走时说,楼上楼下该帮就帮。
  
一个生活的细节,楼下大叔充满人情味的“该帮就帮”的那句话,是我对钟山人的最初印象。而第一印象注定就像人的外表一样从感官上难以抹去。让我对钟山这座小城下了一个定义:充满人情味。
  
而最充满人情味的要数钟山的大节日“惯节”。我刚来的时候,对惯节并不怎么理解。摆着这么丰盛的佳肴款待一拨又一拨的客人。又不是办喜事,去吃饭的人也不用封红包。这叫什么呢?后来单位一位领导和我说,在这里,只要你跟着一个认识的人去惯节,整个村子无论你走到哪家都有得吃。曾听说过一个有趣的故事,一个陌生人到惯节的村子里去,随便走进一个不认识的人家,坐下来就吃,主人也盛情款待,吃饱打声招呼就走。原来主人家,老爸以为是儿子的朋友,儿子又以为是老爸的朋友,就这样接待了。

 浓情小吃

   《南方周末》副刊的一篇文章上,一个小学生写他的家乡,文章开头第一句话就把我深深的吸引了。他是这样写的“我的家乡在二郎镇,是一个过去地图上找不到,而如今没有地图也能找到的地方。”一个偏远小镇因为“郎酒”而闻名于世。出了名的地方还有谁不知道怎么去吗?
  
当然钟山没有像“郎酒”那样的城市名片,但是钟山的小吃也别具风味。
  
清晨,炊烟袅袅。全家人围着火炉,打一锅热气腾腾的油茶就着酥饼、糍粑、炒米、葱花,喝一口油茶,美好的一天就开始了。其实,油茶喝的是一种文化。
  
周末,我经常应朋友之约去他家打油茶,说是打油茶,其实就是去看人家打油茶。打油茶讲究的是茶叶和水质。在钟山两安、红花一带打出来的油茶色泽特别鲜黄、靓丽,味道也特醇,那里是用山泉水来打油茶,无污染,清澈。
  
打油茶是钟山人用来聚会和招待客人的一种特别方式。一帮朋友围聚在一起,有说有笑。所有烦恼与不顺都在一碗浓浓的油茶和主人家那热情风趣的调侃中烟消云散了。一种生活,一段记忆,一种浓浓的地域文化便在浓缩着关怀和热络的打油茶声中得到升华。
  
钟山油茶浓香、质朴而温纯,是钟山对外乡人最真诚的馈赠,它的品质正一如钟山,无声地将一缕缕温暖的生活气息,四方散浸,伴随了钟山人一年又一年。在钟山油茶的醇香里,让人觉得生命是如此美好,如此真实,活了一回,还想再活一回。

 情缘钟山

   一身羁旅苦,千里乡音浓。在哪里工作,我便爱上哪里,努力让自己融入这个地方。对文字的喜爱让我对地方的文化也充满了浓厚的兴趣。
  
在多种场合,曾多次听到钟山人深怀感情的说,钟山人一直以来有着向东发展的情结,那种渴盼钟山东部连结贺州市域发展的情感深深的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钟山人。
  
东隅已逝,桑榆非晚。如今的钟山大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这里凝聚成一道道风景,如同一幅长长的写意卷轴,轻舒漫卷之间,便将宜居的山水田园温馨地呈现在观者的眼前。现今,高铁穿城而过的钟山,纵贯南北,朝去暮归,往来迅捷。赏却山水秀色,寻常巷陌亦是入画成诗。高铁时代,带给钟山的将是一次发展的契机。高铁站的落成和投入使用,流动加速的绝不仅仅是络绎不绝的客运人流,它必将使沿线周边形成巨大的物流商圈,刺激和带动着周边的运输、仓储、商业、旅游、餐饮、宾馆以及房地产等行业的飞速发展,进一步密切岭南小城与周边城市的联系。
  
千百年来,生活在这片美丽富饶土地上钟山人,正像养育着祖祖辈辈钟山人的富江水一样。用平静的心态,蓄势待发的浪潮,来迎接一次又一次的挑战。他们敢为人先,不怕艰难,永不言败,用顽强拼搏的勇气,拓荒牛的精神来建设自己的美好家园。

 

 

收藏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