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 • 钟山信息网,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钟山信息网>> 文艺长廊>> 小说游记>>正文内容
分享到:
  

探访松桂古村

作者:潘文斌 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日期:2017-08-16 09:08:17点击数:

一    

  立夏当天,虽值初夏,但碧空万里,娇阳熠熠。    
  友人几个相约,趁天气晴好,去踏古巷,品古意,探访贺州市为数不多,入选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的松桂古村。     松桂古村位于钟山县石龙镇,建村至今已逾四百年。从村口拱门步入,古韵之风便扑面而来。拱门前,是一幢岭南特色古建筑,青砖黛瓦,木门古槛,门前两根檐梁石柱,阳刻着一幅长长的对联,正门两边,挂着“松桂村老年协会”和“石龙镇松桂寨社区公共服务中心”两块铝板黑字牌子。显然这里已是古为今用,重新发挥它符合现时代的作用了。    
  拱门后,有两棵古巨榕,郁郁葱葱,枝叶繁茂,高长入云,像松桂村的儿女一样,四向发散,处处兴旺。再往前走,就是村落的古貌,历史的沧桑在这里凝聚,岁月的变迁在这里演绎。    
  我们经过一条长长的石板巷子,走到一个仍然钉挂着门牌的古建筑前,架机取景。这幢房子一边已经坍塌,但门墙边 蓝底白字门牌 上“石龙镇松桂寨 65”几个字依然清晰可见。想来即使十数年前,这幢老房或许还有人居住,连现代门牌都还没来得及拆下移走,也还没来得及被风雨腐蚀。门牌下的门槛,青石铸造,厚重凸显,长年积月的踩踏,原来凹凸有致的纹路几近磨平,变得平滑了。坍塌的那边墙下,荒草趁着雨季开始丛生,断墙残垣在艳日照耀下,略显嶙峋,四周安安静静,左右两边的石板巷森森然向远处蔓延。若大的巷口,只有我们数人站在其间,张望历史的来历,寻找可以定格的瞬间。    
  我坐在凉凉的青石门槛上,侧身倚着门框,抬头望着屋檐上一片片鱼鳞般的青瓦,心中顿生“天地悠悠”之感,在数十年前,甚至上百年前,在社会远不如现今发达的时代,松桂村的先民,特别是这一户的先民,是不是也曾像我此刻一样,坐在门槛上,侧身倚门怔怔望向远处,念怀过去、思索未来?这同一的季节,同等的石板路,同样层层叠叠的青瓦,让我不禁产生“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的历史想象,并兀自追问:过去何在?将来何在?我们又何在?     

二    

  松桂村立村于明朝中后期,距今已四百多年历史。据当地人介绍,松桂村现有人口980多,全村皆为潘姓,有着同一个祖先。相传,元末明初,北方战乱不休,饥荒四溢,民不聊生,很多难民不断向南迁移,以求生存。祖籍河南荥阳的潘念举一家就是南迁大队伍中的一员。潘念举随父母自南京逃荒到湖南,居宿不几年,又遇灾难,于是三兄弟商定一人留湖南,一人往广东,一人到广西,迁广西的便是潘念举,潘念举也成了钟山县乃至贺州市潘姓的共祖。在经百来年的生息,潘姓人口渐渐多起来,于是人们从最开始定居的老虎尾村、狮子头村外迁,部分先民便移居松桂村,现在松桂村全村皆姓潘,便是这一来历。     松桂人乐学向上,勤勉劳动,历史上曾出多位贡生、举人和大学生。清朝同治年间的禀生( 秀才分三等,成绩最好的称为“禀生”,由国家发薪饷 )潘之莲,在当地创办“培英社学”,每年秋季召收乡邻学子教学,并择其优者给以奖励,门下士子众多,地位极高。有清一代,史料记载的贡生还有光绪年间的恩贡( 明清时期,凡遇皇帝登基或其他庆典颁布“恩诏之年”,除岁贡外,加选一次,称为恩贡 )潘斯濬和潘斯涵,岁贡( 明清时期,每年或每两三年从各府、州、县学中选送生员升入国子监就读,称为岁贡 )潘成玉等。民国期间,松桂村更是人才辈出、群英璀璨,名见经传的便有潘宝训、潘宝讓 (潘 香泉 ) 、潘宝疆(潘守民)、潘宝善、潘宗武、潘宗斌等人物。潘宝疆,又名潘守民,曾任广西省议员,平乐中学校长,梧州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校长,1925年任昭平县县长兼民团司令, 1930年任 钟山县县长兼民团司令,钟山中学校长,曾为 1917年 钟山设县做了重要贡献。潘宗武,广州中山大学社会学系毕业,历任广州培桂中学教务主任兼代校长、广西学生军政治指导员、广西绥靖公署政治部主任,后先后任贺县( 1929.12- 1931. 03)、南丹( 1931. 07 -1933.11)、平南( 1935. 02 -1937. 07)、苍梧( 1937. 08 -1938. 09)四县县长,并当选第一届国民大会代表和世界广西同乡会会长,是新桂系有名人物。    
  我们来到松桂村的这个午后,微风徐徐,那些曾经叱诧风云、呼风唤雨的历史人物,已经难觅踪影;此时此刻,这座古老村落跟中国大多数农村一样,只剩下一些老人偶尔走动,还有那些历经风雨的古迹在静谧的苍穹下为未来遥遥守候。    
  如今,我们依然能看到,松桂古村房屋整齐有序,街道纵横交错,古树挺拔苍雄,人文古迹众多。据钟山县文管所统计,村寨现有大小门楼7座、院落12处、古民居40多座200多间房屋,这些古迹建造时间上起明末清初,下至民国后期,前后跨度近400年。村内主要代表院落有潘宝疆故居、潘宝讓故居等,古建筑文昌阁建于清朝光绪十五年( 1889年) ,至今已经风雨近 130年, 大门上雕刻的“文治方隆北门锁钥精光聚,昌期幸遇东壁图书瑞色多”对联在岁月洗礼下仍历历可见。从松桂村这些建筑物和建筑格局中,我们可以窥探到南方古民居在明清时期的演变方式、发展脉络,以及中华哲学和佛教道教思想对古代建筑的影响。      

三    

  信步而行,我们来到一座保存完好的古民居前,门外青石镶铺,古意深厚,檐边雕龙刻凤,飞扬精巧。跨过又高又大又厚的石制门槛,进入到天井里,顿见府院幽深,规制古朴。同行的官总介绍说这幢古屋原是村治所在地,现在仍然有一位老人居住在此。话音刚止,一位老者从阁楼走下来,见到我们,很是高兴,跟我们一一握手道好。老人叫潘益超,今年76岁,是潘念举第21代孙,在这里居住已几十年。房子收拾得很干净,左右两边侧房的门梁上,贴着“出入平安”四字红纸联子斑斑驳驳,厅的正中是嵌入式神台,手写着“潘氏合门历代先祖之神位”的神台纸,已由红色转为粉色,但字体刚毅,笔划神俊,依然透纸可见。神台右上角,悬挂着一个年岁久远的木制挂钟,钟罢还在步履蹒跚地左右晃动,似时光的无休无止,永远流逝。      

四    

  从老人家走出,初夏的阳光让整个松桂村铺上一层薄薄的金黄。村前的古井,清水依旧,只是井沿不再那么干净整洁了,或许是村民都用上自来水了,冷落了这个润养村民数百年的老井。岁月长河,尘世流沙,缄默无语的古村里,埋藏了多少历史,隐匿了多少秘密,尘封了多少有事?此时此刻,我们已无从一一探寻。青山依旧,夕阳几度?我们只能从眼前这些仅存的陈墙旧瓦、老树古井中,从先人辛勤创造但无意留下的三鳞两爪中,温故过往灿烂时光了。    
  走着走着,我们又回到粗枝盘绕、长髯倒垂、华盖如荫的古榕前,几个老人带着孩子在树荫下纳凉,悠闲而自由,脸上有一种满足感、富足感,这是时代赋予他们的精神面貌。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人们生活水平逐渐提高,古老村庄也焕发出新的勃勃生机。特别是近年来,国家不断加大对古村落的保护、修复、开发投入力度,历经数百年自然与社会风雨的松桂村,必将以她特有的历史风貌成为新时期文化旅游的一张崭新名片。    

收藏 打印文章